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古代言情 > 长公主回朝后杀疯了 > 第19章 打脸2

宁潇潇知道她不该如此去依赖一个人,但如今她并未强大起来,做不到扭转全局的权利。

只能把她所有的赌注压在了一人身上,赢了自然好,输了,那便是活着就好。

她如今还不能死!

她像是一个不要命的赌徒,只渴望赢这一次。

沈氏一大早起来就觉眼皮一直跳,她不由蹙眉,问身边的赵嬷嬷;“嬷嬷,你说我这眼皮一直跳,会不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啊?”

赵嬷嬷跟了她许多年,对她的心思也是能揣测一二,想了想,便在她耳边笑道;“未必就是坏事,兴许是好事,说不定是宫里传出消息说宁妃娘娘有喜了呢!”

沈氏顿时笑了;“说的是,未必是件坏事。话说,这坤儿是不是快回京了?”

赵嬷嬷算了算,高兴地回道;“还真是,大少爷这次算是为咱相府长脸了,如今是拜入松山书院院长为师,且还是唯一的入门弟子,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想到什么,嬷嬷又补了句;“夫人,您的一对儿女真有出息,您有福气了!”

沈氏脸上乐开了花,忍不住地笑,自豪地说;“那是自然!也不看是谁生的!”

两人正在屋中说得正欢,不巧,前厅伺候的下人来报;“夫人,宫中来圣旨了!”

赵嬷嬷眼睛一亮,顿时惊喜道;“夫人,这说曹操曹操就到。”

沈氏也笑眯了眼,忙起身;“还不赶快去瞧瞧!”

主仆二人忙跟着去了前厅,另一边的老太君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传圣旨的公公聊着。

见那公公一片喜意,想来不是什么不好的圣旨,遂问道;“公公,可否告知是何圣旨啊,我也好让人来。”

那太监轻啜了口茶,笑道:“老太君,好事,是天大的好事啊!你让这相府如今在府中的人都来,尤其是你们家那个宁妃的妹妹,宁潇潇,她可是主角!”

这话一落,老太君笑着的脸,僵住了。

连刚迈进来的沈氏脸上的笑也僵住了。

那公公继续道;“不瞒老太君,杂家就直说了,这圣旨还是云南王今早一早找皇上下的呢,瞧瞧这是多在意,你有福了啊,相府出了位宁妃,在后宫的盛宠。如今唯一剩下的女儿是未来云南王妃,那可是别人羡慕不来的福气啊~~”

老太君听完这话,脸上一时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如何,僵着脸,没有反应。

沈氏更是,后面迈进的那脚差点摔趴在原地。

“哎呦~”左脚被歪了一下,疼的她脸都扭曲了。

她却顾不得,忙上前,问道;“公公,说的可是真的!”

那公公瞧着二人反应,狐疑问道;“怎么,杂家瞧着你们似乎不是高兴,反倒是担忧?”

老太君发应过来,好歹是经历了风雨多年,脸上恢复了平静,甚至笑道;“公公误会,我这儿媳从来就很莽撞,冲撞你了。”

“老太君,客气了,不过·····这人何时来,杂家还等着回去交差呢!”

老太君瞥了眼身边之人,喝道;“还不去看看,潇潇起了没。”

沈氏脸沉似水地坐着,不禁想起昨晚那死丫头说的话,没有来的一阵心慌。

奈何现在不是问的时候。

在厅中的心思各异,而宁潇潇也等来了老太君身边的人。

“哎呦,是谁将三姑娘关在这祠堂,老太君正派人在府中找你,没想到你在这儿,真是让我一顿好找,三姑娘你还起得来吗?”

看见来人,宁潇潇眉眼舒展地笑了,连牵动背上的伤也顾不得。

“嬷嬷,你可真会说笑,昨晚那么大的阵仗,难道你会不知?”

“也别装糊涂,怎么回事,咱们彼此心中都有数。即便你不说,我也知道前厅发生了什么。”

宁潇潇咽了咽干涩的喉咙,又道;“有圣旨,需要我去接受吗?”

那嬷嬷没吭声,老神在在地站着。

宁潇潇气笑了,放松了身体,将自己的条件说了出来;“不说也行,你让人给我准备上好金疮药以及白粥,这些拿来了再谈其他。”

随后又补了句;“记住,现在火烧眉毛的人不是我,是你们!”

言罢不再看她,闭目,她需要休息一会儿,待会儿还有场硬仗要打!

嬷嬷因最后的那句皱了皱眉,想到前厅的事,最终还是去办了,且速度极快。

将宁潇潇需要的东西全都拿了过来,放在她面前却并没有说去帮忙。

宁潇潇也不在意,看着嬷嬷道;“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说,晚了,怕是来不及了。”

嬷嬷以为真有什么事,遂走了过去,低下了身子。

宁潇潇眼疾手快,用尽身体的所有力气在她的胳膊上划开了一刀。

那嬷嬷顿时一声惨叫,宁潇潇又将她准备过来的金疮药上在了她流血的胳膊上。

随后笑了笑;“嬷嬷,别怪,我不是大夫,不知这金疮药是好是坏,只能由你亲自试试了。”

那嬷嬷看她的眼神犹如看一个怪物,不住地后退。

那药粉效果并不是很好,甚至只能算是普通的金疮药,算不得金贵。

宁潇潇没动,依旧笑盈盈地看着那嬷嬷;“瞧,一试便知好坏。嬷嬷还是辛苦再跑一趟,我需要的是顶级的金疮药,我记得府中是有的。”

宁潇潇再次闭眼,懒得再看。

这次那嬷嬷又拿了金疮药过来,甚至还补了一句;“三姑娘,这次真的是顶级上好的金疮药,姑娘可别再用老奴试了!老奴这身子可受不住折腾·····”

“不会,我信你!”

宁萧萧没打算让人帮她,只让那嬷嬷出去,自己咬牙将外衣一点点脱下,自己将整瓶金疮药倒了上去,有一半多撒了出去,只有一半落到了伤口处。

药粉撒上去很疼,疼得宁潇潇冷汗直冒,比昨晚打的时候还要疼。

做完这些,已经过了半刻钟,她没敢去喝白粥,这个没办法试。

只是将它倒在了花盆处,而后喊了那嬷嬷进来。

“三姑娘,你这药也上了,粥也喝了,是不是该跟我过去了?”

“我可没有答应你过去,我的条件还没说。”

那嬷嬷闻言瞬间变了,带着怒气;“三姑娘,别忘了,你如今还在相府,老太君想做什么很容易。”

“我知道啊~可如今急的人,不是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