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古代言情 > 穿成糙汉小媳妇我靠空间发家致富 > 第122章 你莫不是嫌弃小爷长得丑?

裴知珩看了眼坐在窗边看书的小媳妇儿,眉头微拧:“娘子,都已经丑时正(2点)了,你怎么还没睡呀?我不是让你早点睡,不用等我吗?”

“我担心你,而且,你没回来,我睡不着。”

一句话,让裴知珩的心中暖意满满。

同时,还升起一丝愧疚。

若是知晓她在等他,他一定会早些回来的。

轻叹一声,他走过去抽走她手中的书籍,看着封面上的《缠腰》两字,他的唇角抽了抽。

“娘子,不是说要修身养性,充实大脑知识库吗?”

顾昭昭眨了眨眼:“我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需要再……”

‘修身养性’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裴知珩温声打断。

“娘子,你是在暗示我吗?”

“昂?”顾昭昭有些疑惑。

对上他陡然变得晦暗幽深的墨眸,瞬间反应过来的她,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

她真的不想做一个秒懂的女孩啊!

抿了抿嘴角,她眨巴着大眼睛无辜道:“相公,你听错了,我的伤还很疼呢,并没有好全,晚上洗澡的时候,都还有点出血了!”

说完,她就紧绷着身体,紧张兮兮的看着他。

裴知珩见状,从喉间溢出一声轻笑。

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道:“小笨蛋,我逗你的。”

顾昭昭:“……”

羞赧的瞪了他一眼,她张嘴在他脸上咬了一口,留下一排可爱的牙印。

下一刻,她的身体就被打横抱起。

裴知珩抱着她走到床边,将她放下。

“娘子,时候不早了,快睡吧,先别急着盖被子,我再给你抹点药。”

顾昭昭:……

她收回刚才的话,还来得及吗?

看着认真替她抹药的裴知珩,她知道,来不及了。

虽然已经与他坦诚相对很多次了。

但她还是无法适应,他帮自己抹药,还是那种难以启齿的地方。

嗐!

她还是脸皮太薄了。(ˉ―ˉ?)

看来她还得多看一些小凰文,练练脸皮。

裴知珩看了眼脸色变来变去的小媳妇儿。

丝毫不知道,他就给她抹个药的功夫,她就给自己又找了个看小凰文的理由。

将药膏收好,他脱掉鞋子躺上床,伸手将她捞进怀里,并拉过被子盖好。

低头,轻吻了下她光洁白皙的额头,见她还在发呆,他轻叹一声,宽厚温热的大掌轻轻附上她的双眼。

“娘子,快睡吧。”

话落,他并没有急着入睡。

而是安静的躺在床上,垂眸看着怀里的人。

直到耳边传来了她均匀的呼吸,他才收回蒙住她眼睛的手,闭上了眼睛。

顾昭昭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她是被饿醒的。

揉了揉空荡荡的肚子翻身坐起,穿好衣裙后,走出里间。

她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书案后看账本,处理事务的裴知珩。

门外,大雨淅沥,天空黑沉沉的,似蒙上了一层浓雾。

风吹的庭院里的梧桐树簌簌作响,‘呜呜哇哇’的仿佛厉鬼的呼喊。

顾昭昭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她抬脚走向裴知珩。

“相公,你什么时候起来的呀?”

正拿着账本认真翻看的裴知珩闻声抬头,见她站在书案前,笑着道:“辰时。”

说着他伸手穿过她的腋下,微微往上一提,下一刻,她就落入了他的怀里,坐在了他的腿上。

眨眼间,就被他抱进了怀里的顾昭昭愣了愣,接着道:“相公,今日下雨,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呢。”

辰时?

那不就是七点?

天啊。

他昨晚不是快3点了才睡的吗?

七点就起床,只睡四个小时,他是真不怕自己猝死或者……

眼神往他的小腹下方瞄去,或着阳wei早蟹呀。

并不知道她心中所想的裴知珩温声道:“睡醒了就起来了。”

说着还亲了亲她粉嘟嘟的小脸。

“饿了吗?”

“嗯嗯,我就是饿醒的呢。”

“走吧,我们去吃饭。”

“好。”

……

因着今日下大雨,没法回家,也没法出去逛。

因此,吃过饭后,顾昭昭就又躺回了床上睡回笼觉。

裴知珩则继续坐在书案后处理事务。

顾昭昭睡了两个小时就醒了。

跑到外间看了看,见裴知珩在认真工作,她没有出声打扰他。

折身回到里间,捧着《缠腰》走到窗边的软榻前,脱掉鞋子盘腿坐上去,翻开书页,接着昨晚的剧情继续看。

傍晚的时候,淅淅沥沥下了一天的雨,终于停了。

顾昭昭扭着有些僵硬的脖子,抬头看了眼窗外瑰丽的彩虹,放下书籍,跑出外间。

见裴知珩已经结束了工作,这会儿正拿着《孙子兵法》认真翻阅,她立即将脑袋凑了过去。

“相公,雨停了,我们出去逛逛吧。”

“好。”

从后门出了湖心小筑后,顾昭昭见小吃街上,已经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营业的小摊贩,想到昨夜吃到的美食,她咽了口口水,眼中,星光闪闪。

“相公,我们先吃点东西,再去逛街吧。”

“好。”

“相公,你想吃什么?”

“娘子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不挑食的。”

“那我们先去吃馄饨吧,再吃煎夹子、灌藕和罐里熝鸡丝粉,这两个昨晚我吃过,真的超级好吃,不知道姑姑会不会做。”

说着,她便拉着裴知珩向卖馄饨的摊子走去。

“老板,来两碗馄饨。”

“好嘞,两位客官请稍坐片刻,我这刚生燃火,水开还得一会儿呢。”

顾昭昭看了眼不远处的摊子,向老板摆手道:“老板,不着急的,你慢慢煮呀。”

说着她又将目光落在裴知珩身上:“相公,你在这等我呀,我去买剩下的三样食物。”

“娘子,你坐着吧,我去买。”

“可是,我还想吃冰糖葫芦和炒栗子呢。”

“乖乖坐着,我都给你买来。”

拍了拍她的脑袋,裴知珩起身去买东西。

几分钟后,裴知珩拎着买好的东西折返回来。

这时,老板也将馄饨煮好了。

“两位客官,你们要的馄饨,请慢用,当心烫呀。”

“谢谢老板。”

裴知珩将买来的东西一并放在桌子上,打开包装,对顾昭昭道:“娘子,快吃吧。”

“嗯嗯。”

嘴里含着半个馄饨的顾昭昭重重点头。

不得不说,这古代的小吃,是真的好吃。

特别是这个罐里熝鸡丝粉,味道真的绝了。

……

填饱肚子后,顾昭昭和裴知珩才开始逛街。

她先是去了首饰铺子,给秋桑和杜玉兰挑选了礼物。

接着又去了成衣铺子,给裴知珩买了几套衣裳,又给祁煜和祁琛从头到脚的各买了两身衣服和鞋子。

想到小孩子皮肤娇嫩,她特意选的绢布的面料,透气又亲肤。

接着又去卖文具的地方,买了笔墨纸砚。

一通逛下来,已经是21点左右了。

“相公,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娘子,你还没买衣裙呢。”

“相公,我空间里衣服很多的,根本换不过来,不用买的,买来穿不了也是浪费了。”

“但是……”

“相公,别但是了,我们快回去吧。”

不待他将话说完,顾昭昭就出声打断。

拉着他就往海棠阁的方向走去。

路过朱雀街的时候,二人被前方的喧闹声阻拦了步子。

顾昭昭好奇的看了眼前方,接着她面色一沉。

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裴知珩也抬头看去,紧接着,也是面色一沉。

不远处,一个年约十四五左右的少女,披麻戴孝的跪在路边,在她面前还躺着一个面色惨白透明的中年男人,看这景象,少女是在卖身葬父。

而这会儿,少女正哭的撕心裂肺,她的两只胳膊正被两个穿着家丁服,长得身强力壮的男人拽着。

在她面前,一个长得圆滚滚,穿的金光闪闪的男人,正在说着下、流的话语,调、戏少女。

在男人身后,还跟着四五个狗腿子。

只一眼,裴知珩就认出那个金光闪闪的肥球是他名义上的便宜舅子顾大宝。

裴知珩:“……”

还真是冤家路窄。

带小媳妇儿逛个集市,都能碰上这扫兴的晦气玩意儿。

“这顾大宝,简直欺人太甚,我去打死他!”

顾昭昭撸了撸袖子,气愤道。

却被裴知珩拉住了手腕,顾昭昭疑惑的扭头,不解的看着他。

“相公,你拉着我做什么?”

“娘子,未知全貌不予置评,再看看吧,结果或许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呢。”

“啊?”顾昭昭呆住。

相公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那个卖身葬父的少女骗人吗?

“相公,你……”

裴知珩将食指放在她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娘子,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再看看吧。”

说着,他再次抬头看向不远处,视线落在哭的梨花带雨的少女身上时,眸子眯了眯。

“小娘子,小爷我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别不知好歹。”

“只要你愿意跟着小爷回家,做小爷的暖床丫头,这一百两银子就是你的了,你可以把这糟老头子风光大葬哦。”

顾大宝抖着肥胖的身躯,掂了掂手上的钱袋子,一双胖的只剩一条缝隙的眯眯眼,色眯眯的盯着哭的声嘶力竭的少女,笑容猥琐。

嗓子都快哭哑了的少女直接将头摇成了拨浪鼓。

将求救的目光看向周围看热闹的群众,哭着哀求道:“救命,求求各位行行好,让小女的父亲入土为安吧。小女什么都能干,什么都能做的,有没有好心人,行行好,帮帮小女……”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大宝打断。

“不是,我说你这小娘子还真是奇怪,都说了卖身葬父,还说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干,但小爷出一百两银子买你,你又不乐意。咋?你莫不是嫌弃小爷长得丑?”

少女:“……”

身体一僵,哭声顿住。

脸部表情有一瞬的失控。

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奋力的挣开桎梏,捂着脸呜呜哭泣。

围观的人群中不妨有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的。

见顾大宝如此说,纷纷附和道:“对啊,小娘子,既是卖身葬父,人家顾少爷出一百两银子买你,你为何不愿跟他走?”

“莫不是嫌弃顾少爷给的太少了?”

“切,你懂什么?你瞅瞅顾少爷的体格,听说长得胖的人那方面都不行,这顾少爷要带小娘子回去做暖床丫头,这小娘子哪里是嫌顾少爷给的少啊,她分明是嫌顾少爷力不从心啊。”

“哈哈哈,你这说的确实有些道理哈。”

“不是,你们就不觉着,这父女俩有些眼熟吗?”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着这俩人有些眼熟。”

“对对对。”

“哎呀,这俩人不就是前几日在城门口卖身葬父的那俩人吗?”

“啊哈,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可不就是他俩吗?”

“对对付,只是……”

众人齐刷刷的将目光落在少女身上:“小娘子,你爹莫不是会诈尸?你前两日不是已经被好心人出钱,将你爹给葬了吗?今日,你咋又在卖身葬父嘞”

少女:“……”

面对众人的质问,她这次是彻底的蚌埠住了。

看着众人打量的目光,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她一张脸憋的通红,却愣是说不出一句辩驳的话来。

看了眼还处于震惊中没反应过来的顾大宝,她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钱袋子,扭头对地上‘死透了’的男人道:“别装死了,快跑啊,老地方见。”

接着她直接一个助跑,纵身一跃,就跳上了房顶,施展轻功离开。

“还真是骗子啊,还好我没同情心,不然今日被骗的裤衩子都不剩的就是我了。”

“加一加一。”

“真是人不可貌相呀,这小娘子看着长得柔柔弱弱,满脸无害的,没成想竟然是个骗子!”

“可不是嘛。”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拉回了顾大宝神游天外的思绪。

看了眼地上的破席子,他顿时暴跳如雷。

瞅着一帮还处于呆滞状态的狗腿子,咬牙咆哮道:“都傻了吗?还不快去追,一百两银子呢!必须给我追回来!”

麻蛋!

那个小娘皮竟然敢骗他!

要是逮到她,他一定让她生不如死!

磨了磨后槽牙,他看了眼看热闹的人群,厉喝道:

“看什么看,有啥好看的,滚!”

众人:“……”

顾昭昭看了眼四散而走的人群,扭头,眨巴着星星眼崇拜的看着裴知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