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其他 > 深渊福音 > 第30章 坠了,但没完全坠

在鬼市上空,此刻的西比拉系统已经进入满功率运行状态。

鬼市上的极光愈发明亮绚丽,很少有人会知道,所谓的极光,其实是西比拉系统制冷后带电的氮气,与高层大气(热层)中的原子碰撞造成的发光现象。

于是,鬼市仿佛提前来到了白昼,吓得无数人自鬼市中退出。

【经过计算,西比拉系统预测结果变更,可能性持续上升,全员生还的概率为……10%】

凡尔纳号上。

距离坠落仅剩一分钟了。

这一刻绝望的情绪尽管攀升到极致,却也无力动弹。

所有人都在等那个结局。

申平,也已经带着虞薇来到了露天酒吧上。

这是,全船语音响了,来自动力室。

“全员注意,立即到天空陵园集合,除了普布留斯教授与圣骑士留在露天酒吧上。”

普布留斯教授不解,但他想知道,于连究竟想做什么,在这绝境中,他还在祈求什么。

所以,他还是留在了露天吧台上,停下了想要炼金术引爆全船的炼金术。

“教授,我想到了救所有人的方法,可能动静有些大。”

教授不解,都这时候了,于连还在卖关子,究竟在想什么?

“我要丢掉无用的动力源,看看能不能用锅炉。”

姑且不论于连权限不够,就说现在的动力源停机,全舰已然停止运行,根本就做不到。

于此同时,在旁边听到消息后申平惊呼道,蛐蛐锅炉哪里支撑的空中要塞,哪有煤炭能用。

“住手,于连,没有动力源,我等如何对抗下坠。”,

“很简单,船变形就是了。”,于连邪魅一笑,拿出id卡,刷在中央指挥室里。

下一秒,众人听到了中枢系统悠扬的语音播报。

【captain on the bridge!!!(舰长登桥)】

这么怎么可能,申平与其他幸存工作人员大惊,id卡已经被曼殊沙华夺走,除尼摩舰长以外不可能有最高权限。

这在凡尔纳号运行于天上的两百年间从未见过,这简直是天佑的奇迹。

所有悲观的人们,在这一刻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让他们再度升起希望。

阴影中,兰波笑着摇了摇头,果然还是让这小子发现了,这下想多推销一份优惠月卡是没戏了。

动力源不足不是问题,于连看着红栅栏中的收容物火之恶魔。

【是否切换至蒸汽引擎1号,yes/no】

【yes!】

翻开玻璃罩,于连狠狠敲在解放收容物的红按钮上。

关键时刻,还是蓄满弹性势能的机械结构靠谱,即使全船失去动力,封锁的蒸汽锅炉亦然如同祭坛般升起。

与火之恶魔中那份纯粹的光热,在经过液态与气态转换中,以纯粹的热力释放,撑起了原本坍缩的气囊。

可热力还不够,尽管火之恶魔鼓足了腮帮子,吹出了最大限度的火力,让尘封已久锅炉膨胀发热的近乎爆炸。

“教授,帕拉丁,能麻烦二老处理分解舰船部分么?”

露天酒吧上,两个老人家面面相觑,摆手叹息,现在的年轻人,简直倒反天罡,使唤老头真是信手拈来。

“现在,就是孤注一掷的时刻了。”

于连随手画了一个十字,双手交叠开始祈祷。

启动在中央指挥系统里,那最后的几条命令后,成败与否就全靠运气了,该死的运气了!

【启用记忆合金分解程序,舰船外壳解体】

【关闭中枢系统区域调控程序】

【分解生活区域】

【解体动力源,除蒸汽锅炉外一切设施】

……

下一刻,凡尔纳号舰出现数道规整的缝隙中,这艘蜃楼云海上最大的浮游生物,于15秒完成全舰各区域的分离,如同一鲸落万物生。

看着那数十块的陨星,圣骑士罗兰抽出了赝品之剑,神性光辉再度绽放,剑波如天女散花,分化陨星成直径更小的流星。

普布留斯教授见状微微一笑,手杖点地,一道无形的波纹,向蜃楼天上所有炼金云雾传达指令,偏转流星群的下坠轨迹,目标变更为,全蜃楼珠江流域。

为了保护船上的幸存者,两位老使徒级异端,完美配合,不但控制了输出上限,还守护住了下方的蜃楼。

这就是老艺术家们的从容。

抛开所有配重累赘的凡尔纳号,承受住了火之恶魔的极限发力,听到了于连的祈祷下,终于暂缓了下坠的速度。

凡尔纳号,炸了,但好像没完全炸,坠了,但又没完全坠。

如今的凡尔纳号,只剩下天空陵园、中枢模块、蒸汽锅炉,规模相对于之前相当于10%。

往昔声势浩大的凡尔纳号,如今也不过是云海中随风飘荡的蒲公英种子了。

“真是半吊子的解决方式。”

普布留斯教授看着于连兴奋的比出胜利手势,不禁觉得未来可期,不对,后生可畏。

损失了大半建筑区域,凡尔纳号连最基本的电梯都消失了。

于连不禁气笑了,因为吸收过量曼殊沙华的灵质,他的身体已经破破烂烂了快要裂开,胸口还插着链锯剑,可作为现有的最高权限者,他必须要去天空陵园,商讨最后的降落。

或许跌跌撞撞徒步走无护栏楼梯,这就是对他分解凡尔纳号的惩罚。

天空陵园上,不少人见到了于连激动流泪,纷纷把他抬起,高举向那更遥远的天空。

在所有人中,于连见到了戴起了兜帽的虞薇。

关于火之恶魔尽管不能告诉其他人,但至少他必须向真正的最大功臣致谢。

于连从人群中走出,尽管视线有些模糊了。

看来是之前爬楼梯太辛苦了,得好好休息一场。

虞老板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就是姨母味太浓了,总感觉自己被她当成小孩了,气人。

于连累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就在这时,虞薇托住了他,亦如之前他接住了她。

“我的确很喜欢合家欢结局,但前提是,主角只能是我。”

陌生的声音从于连口中吐出,猩红的光芒于脖颈的烙印与胸前的结晶上绽放。

于连惶恐的抬起头,仿佛意识到即将失去什么?

自猩红结晶上散发出的一丝致命、绝望的邪恶灵质,无一不在提醒他,曼殊沙华的存在,严无忧的阴谋诡计还远远没有尽头。

深度融合了曼殊沙华的于连,此刻仿佛成了严无忧的傀儡。

明明是于灾厄中带来希望的潘多拉,却拿起了人类的暴力原罪。

靠的太近,毫无防备的虞薇,看着失去控制趁机窃取手枪的于连,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要……”

一声枪响,虞薇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

于连拽着持枪的那一只手,眼神中的绝望满溢而出。

中弹的瞬间,虞薇初到蜃楼遇见于连时,也许在对方眼里,自己也是那么愧疚,那么悲伤吧。

虞薇想要伸手,却发现怎么也够不到了。

别露出那份表情,于连,可你是我来蜃楼遇见的第一个朋友,或者说家人?

某间大厦里,严无忧终于克制不住表情,狂笑不止。

就算凡尔纳号没有沉沦,分散各地的白笛探险团短时间也不可能聚集。

至于圣骑士估计因为暴露有自己的麻烦事。

就是可惜曼殊沙华的灵质没能散播于炼金,造成大面积传播了。

不过这也很快了。

剩下的,就是考虑如何拿到于连手上的钥匙了。

终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谢朗这老家伙做不到冥河实验,终究还是由他这个学生来完成。

【西比拉预测结果三,虞薇重伤,于连因袭击长官,逮捕入狱……】

蜃楼第三地下监狱。

“姓名?”

“于连。”

“种族?”

“纯人类。”

“因为什么入狱。”

“袭击长官。”

……

黑白条纹风的少年,举着牌子,一副生无可恋的忘怀样子。

原因是刚刚入狱时,已经被一点不剩的看光了,就连尺寸大小,都被记录了一清二楚,实在是没脸做人了。

“对了,你还要再去搓澡一遍。”

“为什么?”

“因为有探员反馈,说你的灵能是操控身体,会改变容貌,所以需要反复抹除体表角质层。”

陆原张大嘴巴,脑海中闪回数个可能暗害他的人,除了因为嫉妒的申平,他想不到任何人了。

他甚至脑补到申平可能会说的话

“多用那个劣质浴盐搓洗的话,那小白脸的冷白皮绝对受不了!”

往昔声势浩大的凡尔纳号,如今也不过是云海中随风飘荡的蒲公英种子了。

“真是半吊子的解决方式。”

普布留斯教授看着于连兴奋的比出胜利手势,不禁觉得未来可期,不对,后生可畏。

损失了大半建筑区域,凡尔纳号连最基本的电梯都消失了。

于连不禁气笑了,因为吸收过量曼殊沙华的灵质,他的身体已经破破烂烂了快要裂开,胸口还插着链锯剑,可作为现有的最高权限者,他必须要去天空陵园,商讨最后的降落。

或许跌跌撞撞徒步走无护栏楼梯,这就是对他分解凡尔纳号的惩罚。

天空陵园上,不少人见到了于连激动流泪,纷纷把他抬起,高举向那更遥远的天空。

在所有人中,于连见到了戴起了兜帽的虞薇。

关于火之恶魔尽管不能告诉其他人,但至少他必须向真正的最大功臣致谢。

于连从人群中走出,尽管视线有些模糊了。

看来是之前爬楼梯太辛苦了,得好好休息一场。

虞老板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就是姨母味太浓了,总感觉自己被她当成小孩了,气人。

于连累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就在这时,虞薇托住了他,亦如之前他接住了她。

“我的确很喜欢合家欢结局,但前提是,主角只能是我。”

陌生的声音从于连口中吐出,猩红的光芒于脖颈的烙印与胸前的结晶上绽放。

于连惶恐的抬起头,仿佛意识到即将失去什么?

自猩红结晶上散发出的一丝致命、绝望的邪恶灵质,无一不在提醒他,曼殊沙华的存在,严无忧的阴谋诡计还远远没有尽头。

深度融合了曼殊沙华的于连,此刻仿佛成了严无忧的傀儡。

明明是于灾厄中带来希望的潘多拉,却拿起了人类的暴力原罪。

靠的太近,毫无防备的虞薇,看着失去控制趁机窃取手枪的于连,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要……”

一声枪响,虞薇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

于连拽着持枪的那一只手,眼神中的绝望满溢而出。

中弹的瞬间,虞薇初到蜃楼遇见于连时,也许在对方眼里,自己也是那么愧疚,那么悲伤吧。

虞薇想要伸手,却发现怎么也够不到了。

别露出那份表情,于连,可你是我来蜃楼遇见的第一个朋友,或者说家人?

某间大厦里,严无忧终于克制不住表情,狂笑不止。

就算凡尔纳号没有沉沦,分散各地的白笛探险团短时间也不可能聚集。

至于圣骑士估计因为暴露有自己的麻烦事。

就是可惜曼殊沙华的灵质没能散播于炼金,造成大面积传播了。

不过这也很快了。

剩下的,就是考虑如何拿到于连手上的钥匙了。

终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谢朗这老家伙做不到冥河实验,终究还是由他这个学生来完成。

【西比拉预测结果三,虞薇重伤,于连因袭击长官,逮捕入狱……】

蜃楼第三地下监狱。

“姓名?”

“于连。”

“种族?”

“纯人类。”

“因为什么入狱。”

“袭击长官。”

……

黑白条纹风的少年,举着牌子,一副生无可恋的忘怀样子。

原因是刚刚入狱时,已经被一点不剩的看光了,就连尺寸大小,都被记录了一清二楚,实在是没脸做人了。

“对了,你还要再去搓澡一遍。”

“为什么?”

“因为有探员反馈,说你的灵能是操控身体,会改变容貌,所以需要反复抹除体表角质层。”

陆原张大嘴巴,脑海中闪回数个可能暗害他的人,除了因为嫉妒的申平,他想不到任何人了。

他甚至脑补到申平可能会说的话

“多用那个劣质浴盐搓洗的话,那小白脸的冷白皮绝对受不了!”

往昔声势浩大的凡尔纳号,如今也不过是云海中随风飘荡的蒲公英种子了。

“真是半吊子的解决方式。”

普布留斯教授看着于连兴奋的比出胜利手势,不禁觉得未来可期,不对,后生可畏。

损失了大半建筑区域,凡尔纳号连最基本的电梯都消失了。

于连不禁气笑了,因为吸收过量曼殊沙华的灵质,他的身体已经破破烂烂了快要裂开,胸口还插着链锯剑,可作为现有的最高权限者,他必须要去天空陵园,商讨最后的降落。

或许跌跌撞撞徒步走无护栏楼梯,这就是对他分解凡尔纳号的惩罚。

天空陵园上,不少人见到了于连激动流泪,纷纷把他抬起,高举向那更遥远的天空。

在所有人中,于连见到了戴起了兜帽的虞薇。

关于火之恶魔尽管不能告诉其他人,但至少他必须向真正的最大功臣致谢。

于连从人群中走出,尽管视线有些模糊了。

看来是之前爬楼梯太辛苦了,得好好休息一场。

虞老板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就是姨母味太浓了,总感觉自己被她当成小孩了,气人。

于连累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就在这时,虞薇托住了他,亦如之前他接住了她。

“我的确很喜欢合家欢结局,但前提是,主角只能是我。”

陌生的声音从于连口中吐出,猩红的光芒于脖颈的烙印与胸前的结晶上绽放。

于连惶恐的抬起头,仿佛意识到即将失去什么?

自猩红结晶上散发出的一丝致命、绝望的邪恶灵质,无一不在提醒他,曼殊沙华的存在,严无忧的阴谋诡计还远远没有尽头。

深度融合了曼殊沙华的于连,此刻仿佛成了严无忧的傀儡。

明明是于灾厄中带来希望的潘多拉,却拿起了人类的暴力原罪。

靠的太近,毫无防备的虞薇,看着失去控制趁机窃取手枪的于连,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要……”

一声枪响,虞薇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

于连拽着持枪的那一只手,眼神中的绝望满溢而出。

中弹的瞬间,虞薇初到蜃楼遇见于连时,也许在对方眼里,自己也是那么愧疚,那么悲伤吧。

虞薇想要伸手,却发现怎么也够不到了。

别露出那份表情,于连,可你是我来蜃楼遇见的第一个朋友,或者说家人?

某间大厦里,严无忧终于克制不住表情,狂笑不止。

就算凡尔纳号没有沉沦,分散各地的白笛探险团短时间也不可能聚集。

至于圣骑士估计因为暴露有自己的麻烦事。

就是可惜曼殊沙华的灵质没能散播于炼金,造成大面积传播了。

不过这也很快了。

剩下的,就是考虑如何拿到于连手上的钥匙了。

终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谢朗这老家伙做不到冥河实验,终究还是由他这个学生来完成。

【西比拉预测结果三,虞薇重伤,于连因袭击长官,逮捕入狱……】

蜃楼第三地下监狱。

“姓名?”

“于连。”

“种族?”

“纯人类。”

“因为什么入狱。”

“袭击长官。”

……

黑白条纹风的少年,举着牌子,一副生无可恋的忘怀样子。

原因是刚刚入狱时,已经被一点不剩的看光了,就连尺寸大小,都被记录了一清二楚,实在是没脸做人了。

“对了,你还要再去搓澡一遍。”

“为什么?”

“因为有探员反馈,说你的灵能是操控身体,会改变容貌,所以需要反复抹除体表角质层。”

陆原张大嘴巴,脑海中闪回数个可能暗害他的人,除了因为嫉妒的申平,他想不到任何人了。

他甚至脑补到申平可能会说的话

“多用那个劣质浴盐搓洗的话,那小白脸的冷白皮绝对受不了!”

往昔声势浩大的凡尔纳号,如今也不过是云海中随风飘荡的蒲公英种子了。

“真是半吊子的解决方式。”

普布留斯教授看着于连兴奋的比出胜利手势,不禁觉得未来可期,不对,后生可畏。

损失了大半建筑区域,凡尔纳号连最基本的电梯都消失了。

于连不禁气笑了,因为吸收过量曼殊沙华的灵质,他的身体已经破破烂烂了快要裂开,胸口还插着链锯剑,可作为现有的最高权限者,他必须要去天空陵园,商讨最后的降落。

或许跌跌撞撞徒步走无护栏楼梯,这就是对他分解凡尔纳号的惩罚。

天空陵园上,不少人见到了于连激动流泪,纷纷把他抬起,高举向那更遥远的天空。

在所有人中,于连见到了戴起了兜帽的虞薇。

关于火之恶魔尽管不能告诉其他人,但至少他必须向真正的最大功臣致谢。

于连从人群中走出,尽管视线有些模糊了。

看来是之前爬楼梯太辛苦了,得好好休息一场。

虞老板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就是姨母味太浓了,总感觉自己被她当成小孩了,气人。

于连累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就在这时,虞薇托住了他,亦如之前他接住了她。

“我的确很喜欢合家欢结局,但前提是,主角只能是我。”

陌生的声音从于连口中吐出,猩红的光芒于脖颈的烙印与胸前的结晶上绽放。

于连惶恐的抬起头,仿佛意识到即将失去什么?

自猩红结晶上散发出的一丝致命、绝望的邪恶灵质,无一不在提醒他,曼殊沙华的存在,严无忧的阴谋诡计还远远没有尽头。

深度融合了曼殊沙华的于连,此刻仿佛成了严无忧的傀儡。

明明是于灾厄中带来希望的潘多拉,却拿起了人类的暴力原罪。

靠的太近,毫无防备的虞薇,看着失去控制趁机窃取手枪的于连,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要……”

一声枪响,虞薇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

于连拽着持枪的那一只手,眼神中的绝望满溢而出。

中弹的瞬间,虞薇初到蜃楼遇见于连时,也许在对方眼里,自己也是那么愧疚,那么悲伤吧。

虞薇想要伸手,却发现怎么也够不到了。

别露出那份表情,于连,可你是我来蜃楼遇见的第一个朋友,或者说家人?

某间大厦里,严无忧终于克制不住表情,狂笑不止。

就算凡尔纳号没有沉沦,分散各地的白笛探险团短时间也不可能聚集。

至于圣骑士估计因为暴露有自己的麻烦事。

就是可惜曼殊沙华的灵质没能散播于炼金,造成大面积传播了。

不过这也很快了。

剩下的,就是考虑如何拿到于连手上的钥匙了。

终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谢朗这老家伙做不到冥河实验,终究还是由他这个学生来完成。

【西比拉预测结果三,虞薇重伤,于连因袭击长官,逮捕入狱……】

蜃楼第三地下监狱。

“姓名?”

“于连。”

“种族?”

“纯人类。”

“因为什么入狱。”

“袭击长官。”

……

黑白条纹风的少年,举着牌子,一副生无可恋的忘怀样子。

原因是刚刚入狱时,已经被一点不剩的看光了,就连尺寸大小,都被记录了一清二楚,实在是没脸做人了。

“对了,你还要再去搓澡一遍。”

“为什么?”

“因为有探员反馈,说你的灵能是操控身体,会改变容貌,所以需要反复抹除体表角质层。”

陆原张大嘴巴,脑海中闪回数个可能暗害他的人,除了因为嫉妒的申平,他想不到任何人了。

他甚至脑补到申平可能会说的话

“多用那个劣质浴盐搓洗的话,那小白脸的冷白皮绝对受不了!”

往昔声势浩大的凡尔纳号,如今也不过是云海中随风飘荡的蒲公英种子了。

“真是半吊子的解决方式。”

普布留斯教授看着于连兴奋的比出胜利手势,不禁觉得未来可期,不对,后生可畏。

损失了大半建筑区域,凡尔纳号连最基本的电梯都消失了。

于连不禁气笑了,因为吸收过量曼殊沙华的灵质,他的身体已经破破烂烂了快要裂开,胸口还插着链锯剑,可作为现有的最高权限者,他必须要去天空陵园,商讨最后的降落。

或许跌跌撞撞徒步走无护栏楼梯,这就是对他分解凡尔纳号的惩罚。

天空陵园上,不少人见到了于连激动流泪,纷纷把他抬起,高举向那更遥远的天空。

在所有人中,于连见到了戴起了兜帽的虞薇。

关于火之恶魔尽管不能告诉其他人,但至少他必须向真正的最大功臣致谢。

于连从人群中走出,尽管视线有些模糊了。

看来是之前爬楼梯太辛苦了,得好好休息一场。

虞老板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就是姨母味太浓了,总感觉自己被她当成小孩了,气人。

于连累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就在这时,虞薇托住了他,亦如之前他接住了她。

“我的确很喜欢合家欢结局,但前提是,主角只能是我。”

陌生的声音从于连口中吐出,猩红的光芒于脖颈的烙印与胸前的结晶上绽放。

于连惶恐的抬起头,仿佛意识到即将失去什么?

自猩红结晶上散发出的一丝致命、绝望的邪恶灵质,无一不在提醒他,曼殊沙华的存在,严无忧的阴谋诡计还远远没有尽头。

深度融合了曼殊沙华的于连,此刻仿佛成了严无忧的傀儡。

明明是于灾厄中带来希望的潘多拉,却拿起了人类的暴力原罪。

靠的太近,毫无防备的虞薇,看着失去控制趁机窃取手枪的于连,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要……”

一声枪响,虞薇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

于连拽着持枪的那一只手,眼神中的绝望满溢而出。

中弹的瞬间,虞薇初到蜃楼遇见于连时,也许在对方眼里,自己也是那么愧疚,那么悲伤吧。

虞薇想要伸手,却发现怎么也够不到了。

别露出那份表情,于连,可你是我来蜃楼遇见的第一个朋友,或者说家人?

某间大厦里,严无忧终于克制不住表情,狂笑不止。

就算凡尔纳号没有沉沦,分散各地的白笛探险团短时间也不可能聚集。

至于圣骑士估计因为暴露有自己的麻烦事。

就是可惜曼殊沙华的灵质没能散播于炼金,造成大面积传播了。

不过这也很快了。

剩下的,就是考虑如何拿到于连手上的钥匙了。

终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谢朗这老家伙做不到冥河实验,终究还是由他这个学生来完成。

【西比拉预测结果三,虞薇重伤,于连因袭击长官,逮捕入狱……】

蜃楼第三地下监狱。

“姓名?”

“于连。”

“种族?”

“纯人类。”

“因为什么入狱。”

“袭击长官。”

……

黑白条纹风的少年,举着牌子,一副生无可恋的忘怀样子。

原因是刚刚入狱时,已经被一点不剩的看光了,就连尺寸大小,都被记录了一清二楚,实在是没脸做人了。

“对了,你还要再去搓澡一遍。”

“为什么?”

“因为有探员反馈,说你的灵能是操控身体,会改变容貌,所以需要反复抹除体表角质层。”

陆原张大嘴巴,脑海中闪回数个可能暗害他的人,除了因为嫉妒的申平,他想不到任何人了。

他甚至脑补到申平可能会说的话

“多用那个劣质浴盐搓洗的话,那小白脸的冷白皮绝对受不了!”

往昔声势浩大的凡尔纳号,如今也不过是云海中随风飘荡的蒲公英种子了。

“真是半吊子的解决方式。”

普布留斯教授看着于连兴奋的比出胜利手势,不禁觉得未来可期,不对,后生可畏。

损失了大半建筑区域,凡尔纳号连最基本的电梯都消失了。

于连不禁气笑了,因为吸收过量曼殊沙华的灵质,他的身体已经破破烂烂了快要裂开,胸口还插着链锯剑,可作为现有的最高权限者,他必须要去天空陵园,商讨最后的降落。

或许跌跌撞撞徒步走无护栏楼梯,这就是对他分解凡尔纳号的惩罚。

天空陵园上,不少人见到了于连激动流泪,纷纷把他抬起,高举向那更遥远的天空。

在所有人中,于连见到了戴起了兜帽的虞薇。

关于火之恶魔尽管不能告诉其他人,但至少他必须向真正的最大功臣致谢。

于连从人群中走出,尽管视线有些模糊了。

看来是之前爬楼梯太辛苦了,得好好休息一场。

虞老板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就是姨母味太浓了,总感觉自己被她当成小孩了,气人。

于连累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就在这时,虞薇托住了他,亦如之前他接住了她。

“我的确很喜欢合家欢结局,但前提是,主角只能是我。”

陌生的声音从于连口中吐出,猩红的光芒于脖颈的烙印与胸前的结晶上绽放。

于连惶恐的抬起头,仿佛意识到即将失去什么?

自猩红结晶上散发出的一丝致命、绝望的邪恶灵质,无一不在提醒他,曼殊沙华的存在,严无忧的阴谋诡计还远远没有尽头。

深度融合了曼殊沙华的于连,此刻仿佛成了严无忧的傀儡。

明明是于灾厄中带来希望的潘多拉,却拿起了人类的暴力原罪。

靠的太近,毫无防备的虞薇,看着失去控制趁机窃取手枪的于连,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要……”

一声枪响,虞薇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

于连拽着持枪的那一只手,眼神中的绝望满溢而出。

中弹的瞬间,虞薇初到蜃楼遇见于连时,也许在对方眼里,自己也是那么愧疚,那么悲伤吧。

虞薇想要伸手,却发现怎么也够不到了。

别露出那份表情,于连,可你是我来蜃楼遇见的第一个朋友,或者说家人?

某间大厦里,严无忧终于克制不住表情,狂笑不止。

就算凡尔纳号没有沉沦,分散各地的白笛探险团短时间也不可能聚集。

至于圣骑士估计因为暴露有自己的麻烦事。

就是可惜曼殊沙华的灵质没能散播于炼金,造成大面积传播了。

不过这也很快了。

剩下的,就是考虑如何拿到于连手上的钥匙了。

终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谢朗这老家伙做不到冥河实验,终究还是由他这个学生来完成。

【西比拉预测结果三,虞薇重伤,于连因袭击长官,逮捕入狱……】

蜃楼第三地下监狱。

“姓名?”

“于连。”

“种族?”

“纯人类。”

“因为什么入狱。”

“袭击长官。”

……

黑白条纹风的少年,举着牌子,一副生无可恋的忘怀样子。

原因是刚刚入狱时,已经被一点不剩的看光了,就连尺寸大小,都被记录了一清二楚,实在是没脸做人了。

“对了,你还要再去搓澡一遍。”

“为什么?”

“因为有探员反馈,说你的灵能是操控身体,会改变容貌,所以需要反复抹除体表角质层。”

陆原张大嘴巴,脑海中闪回数个可能暗害他的人,除了因为嫉妒的申平,他想不到任何人了。

他甚至脑补到申平可能会说的话

“多用那个劣质浴盐搓洗的话,那小白脸的冷白皮绝对受不了!”

往昔声势浩大的凡尔纳号,如今也不过是云海中随风飘荡的蒲公英种子了。

“真是半吊子的解决方式。”

普布留斯教授看着于连兴奋的比出胜利手势,不禁觉得未来可期,不对,后生可畏。

损失了大半建筑区域,凡尔纳号连最基本的电梯都消失了。

于连不禁气笑了,因为吸收过量曼殊沙华的灵质,他的身体已经破破烂烂了快要裂开,胸口还插着链锯剑,可作为现有的最高权限者,他必须要去天空陵园,商讨最后的降落。

或许跌跌撞撞徒步走无护栏楼梯,这就是对他分解凡尔纳号的惩罚。

天空陵园上,不少人见到了于连激动流泪,纷纷把他抬起,高举向那更遥远的天空。

在所有人中,于连见到了戴起了兜帽的虞薇。

关于火之恶魔尽管不能告诉其他人,但至少他必须向真正的最大功臣致谢。

于连从人群中走出,尽管视线有些模糊了。

看来是之前爬楼梯太辛苦了,得好好休息一场。

虞老板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就是姨母味太浓了,总感觉自己被她当成小孩了,气人。

于连累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就在这时,虞薇托住了他,亦如之前他接住了她。

“我的确很喜欢合家欢结局,但前提是,主角只能是我。”

陌生的声音从于连口中吐出,猩红的光芒于脖颈的烙印与胸前的结晶上绽放。

于连惶恐的抬起头,仿佛意识到即将失去什么?

自猩红结晶上散发出的一丝致命、绝望的邪恶灵质,无一不在提醒他,曼殊沙华的存在,严无忧的阴谋诡计还远远没有尽头。

深度融合了曼殊沙华的于连,此刻仿佛成了严无忧的傀儡。

明明是于灾厄中带来希望的潘多拉,却拿起了人类的暴力原罪。

靠的太近,毫无防备的虞薇,看着失去控制趁机窃取手枪的于连,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要……”

一声枪响,虞薇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

于连拽着持枪的那一只手,眼神中的绝望满溢而出。

中弹的瞬间,虞薇初到蜃楼遇见于连时,也许在对方眼里,自己也是那么愧疚,那么悲伤吧。

虞薇想要伸手,却发现怎么也够不到了。

别露出那份表情,于连,可你是我来蜃楼遇见的第一个朋友,或者说家人?

某间大厦里,严无忧终于克制不住表情,狂笑不止。

就算凡尔纳号没有沉沦,分散各地的白笛探险团短时间也不可能聚集。

至于圣骑士估计因为暴露有自己的麻烦事。

就是可惜曼殊沙华的灵质没能散播于炼金,造成大面积传播了。

不过这也很快了。

剩下的,就是考虑如何拿到于连手上的钥匙了。

终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谢朗这老家伙做不到冥河实验,终究还是由他这个学生来完成。

【西比拉预测结果三,虞薇重伤,于连因袭击长官,逮捕入狱……】

蜃楼第三地下监狱。

“姓名?”

“于连。”

“种族?”

“纯人类。”

“因为什么入狱。”

“袭击长官。”

……

黑白条纹风的少年,举着牌子,一副生无可恋的忘怀样子。

原因是刚刚入狱时,已经被一点不剩的看光了,就连尺寸大小,都被记录了一清二楚,实在是没脸做人了。

“对了,你还要再去搓澡一遍。”

“为什么?”

“因为有探员反馈,说你的灵能是操控身体,会改变容貌,所以需要反复抹除体表角质层。”

陆原张大嘴巴,脑海中闪回数个可能暗害他的人,除了因为嫉妒的申平,他想不到任何人了。

他甚至脑补到申平可能会说的话

“多用那个劣质浴盐搓洗的话,那小白脸的冷白皮绝对受不了!”

往昔声势浩大的凡尔纳号,如今也不过是云海中随风飘荡的蒲公英种子了。

“真是半吊子的解决方式。”

普布留斯教授看着于连兴奋的比出胜利手势,不禁觉得未来可期,不对,后生可畏。

损失了大半建筑区域,凡尔纳号连最基本的电梯都消失了。

于连不禁气笑了,因为吸收过量曼殊沙华的灵质,他的身体已经破破烂烂了快要裂开,胸口还插着链锯剑,可作为现有的最高权限者,他必须要去天空陵园,商讨最后的降落。

或许跌跌撞撞徒步走无护栏楼梯,这就是对他分解凡尔纳号的惩罚。

天空陵园上,不少人见到了于连激动流泪,纷纷把他抬起,高举向那更遥远的天空。

在所有人中,于连见到了戴起了兜帽的虞薇。

关于火之恶魔尽管不能告诉其他人,但至少他必须向真正的最大功臣致谢。

于连从人群中走出,尽管视线有些模糊了。

看来是之前爬楼梯太辛苦了,得好好休息一场。

虞老板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就是姨母味太浓了,总感觉自己被她当成小孩了,气人。

于连累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就在这时,虞薇托住了他,亦如之前他接住了她。

“我的确很喜欢合家欢结局,但前提是,主角只能是我。”

陌生的声音从于连口中吐出,猩红的光芒于脖颈的烙印与胸前的结晶上绽放。

于连惶恐的抬起头,仿佛意识到即将失去什么?

自猩红结晶上散发出的一丝致命、绝望的邪恶灵质,无一不在提醒他,曼殊沙华的存在,严无忧的阴谋诡计还远远没有尽头。

深度融合了曼殊沙华的于连,此刻仿佛成了严无忧的傀儡。

明明是于灾厄中带来希望的潘多拉,却拿起了人类的暴力原罪。

靠的太近,毫无防备的虞薇,看着失去控制趁机窃取手枪的于连,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要……”

一声枪响,虞薇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

于连拽着持枪的那一只手,眼神中的绝望满溢而出。

中弹的瞬间,虞薇初到蜃楼遇见于连时,也许在对方眼里,自己也是那么愧疚,那么悲伤吧。

虞薇想要伸手,却发现怎么也够不到了。

别露出那份表情,于连,可你是我来蜃楼遇见的第一个朋友,或者说家人?

某间大厦里,严无忧终于克制不住表情,狂笑不止。

就算凡尔纳号没有沉沦,分散各地的白笛探险团短时间也不可能聚集。

至于圣骑士估计因为暴露有自己的麻烦事。

就是可惜曼殊沙华的灵质没能散播于炼金,造成大面积传播了。

不过这也很快了。

剩下的,就是考虑如何拿到于连手上的钥匙了。

终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谢朗这老家伙做不到冥河实验,终究还是由他这个学生来完成。

【西比拉预测结果三,虞薇重伤,于连因袭击长官,逮捕入狱……】

蜃楼第三地下监狱。

“姓名?”

“于连。”

“种族?”

“纯人类。”

“因为什么入狱。”

“袭击长官。”

……

黑白条纹风的少年,举着牌子,一副生无可恋的忘怀样子。

原因是刚刚入狱时,已经被一点不剩的看光了,就连尺寸大小,都被记录了一清二楚,实在是没脸做人了。

“对了,你还要再去搓澡一遍。”

“为什么?”

“因为有探员反馈,说你的灵能是操控身体,会改变容貌,所以需要反复抹除体表角质层。”

陆原张大嘴巴,脑海中闪回数个可能暗害他的人,除了因为嫉妒的申平,他想不到任何人了。

他甚至脑补到申平可能会说的话

“多用那个劣质浴盐搓洗的话,那小白脸的冷白皮绝对受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