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历史 > 从弃子到无双权臣 > 第20章 九公主现身

那两个套着黑色头套的人,望着一脸凶相的侍卫们,忙举起双手。

“误会,都是误会啊。”

“开玩笑的!”

许阳眯起双目,然后走到了这两人面前:“你们究竟是谁,为什么频繁刺杀我?”

“刚才刺杀了一次还不够,现在还来第二次?”

就算是泥人,也要发火啊。

那两人则对视一眼,一脸懵逼。

其中一人道:“我们才刚出门啊……”

许阳怒斥道:“别狡辩了,公主在此,你们要是不说出幕后主使,就把你们送进六道堂去。”

九公主也站了出来。

她昂着雪白的脖颈,傲娇道:“本宫在此,谁敢刺杀许阳?”

“许阳说得对,你们不说实话,本宫就送你们进去。”

两人对视一眼。

对六道堂这个字眼露出恐惧。

他们腿脚忍不住哆嗦起来。

其中一人道:“误会,误会啊,我们只是第一次刺杀,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清楚。”

许阳上前,上去就是一记撩阴脚:“看你戴着个黑头套,还露眼睛,一脸猥琐相,就不是什么好鸟。”

“赶紧如实招来,否则后果自负!”

那人被踹中裤裆,立刻夹紧双腿,一脸痛苦:“我们真的只是开玩笑的,没想过刺杀谁啊。”

“至于刚才的事,我们更是半点不知啊。”

“九公主,还请放过我们啊。”

九公主看向了许阳,询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许阳盯着两人的头套:“这两人的声音有点怪,我先看看再说。”

说罢。

他直接伸手,一把扯下了两人的头套。

那两人顿时露出庐山真面目。

一个是许纯,一个是许厉。

刚才一脚踹中的,正是许厉。

“是你们?”许阳顿时满脸诧异。

九公主也娇叱一声:“你们好大的胆子!”

两兄弟双腿一抖,扑通一声,全部跪在了地上。

“公主殿下恕罪,许阳是我们亲弟弟,我们怎么可能刺杀他,这是闹着玩啊。”

“对,还请公主殿下明鉴,闹着玩的。”

九公主皱眉道:“那刚才的黑衣人刺杀许阳,和你们有没有关系?”

这句话,也是许阳想问的。

他紧紧地盯着两兄弟。

只见许厉一脸的迷茫:“什么黑衣人?这里的黑衣人除了我们,还有其他黑衣人吗?”

许纯也忙道:“七弟,你可别为了给我们定罪,就乱编排我们啊,京城里哪来的黑衣人。”

看他们两的神色,像是一副不知情的模样。

许阳更加疑惑。

既然刚才的杀手不是他们派的,那又会是谁呢?

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

他们刚杀了那个云州的官,转头就回来杀自己,要说杀人灭口,那也不可能啊。

现场目睹的,不止他一个人,还有那么多老百姓呢。

九公主也搞不清头绪,她看向许阳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许阳也不多想:“先把他们送六道堂吧,让六道堂的人来审问。”

一听又要进六道堂,许厉都快哭了:“七弟,我们昨夜才刚从六道堂出来,今天又进去,这不太合适吧?”

许纯也一脸讨好地道:“七弟,咱们都是一家人,有话好好说啊。”

“一家人?”许阳嗤笑。

他走到两兄弟的面前,而后蹲下身道:“谁跟你们是一家人?”

“除非……”

许阳坏笑,贴附在他们耳边道:“除非你们喊我一声爹,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许厉怒喝道:“你别太过分了!”

许阳淡淡道:“你们可以不叫,那就去六道堂吧。”

六道堂,那就是地狱啊!

天知道他们俩在里面遭到了什么……

现在想起来。

屁股还凉飕飕的。

许厉浑身一哆嗦,咬牙切齿:“爹。”

许纯也咬牙:“爹。”

许阳怒斥:“你们两个逆子,当初我真后悔把你们射进狗比里,导致你们这辈子出来作恶,到处咬人。”

许厉一听,满脸屈辱,被气得双目一晕,险些就要昏死过去。

许纯脸上挂不住,咬牙切齿:“我要杀了你。”

许阳讥笑一声,而后看向九公主道:“九姑娘,把他们放了吧。”

九公主很是好奇。

她在大殿内听到,两个哥哥对他很坏。

那他为什么不趁这个时候报复,反而要放走他们呢?

“为何?”她询问。

许阳咧嘴笑道:“终究是一家兄弟,我不能那么狠心。”

“况且家里要是知道我把他们送进去,我就没活路了。”

九公主一听这话,只觉鼻头险些一酸,忽然有些心疼许阳了。

她再看向那个少年,视线险些模糊。

其实许阳才不管家里怎样呢。

这两兄弟可以进去,但绝不能是自己把他们送进去,否则名声就不好了。

许厉和许纯两人连忙拱手道:“公主殿下,那我们这就告退了。”

说罢。

两人斧头都不要了,迅速逃跑。

九公主娇叱一声,满脸寒霜:“回来!”

“许阳的账算了,本宫的账还没算!”

“你敢觊觎公主,还敢下手,先打三十大板再说!”

“来人,行刑。”

许阳能放过他们,可九公主气不过啊。

凭什么让他们就这么全身而退了?

“打,给本宫狠狠地打。”九公主生气道。

直到三十大板打完了,许纯和许厉两人这才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地逃了。

许阳也看向九公主:“那我也告退了,魏国公应该还在家等着我呢。”

九公主颔首:“你快去吧。”

等许阳告退离开,九公主这才重新回了车间,然后返回皇宫。

等到了皇宫后。

九公主就立刻求见陛下。

夏帝最喜欢这个女儿了,直接就让她进来。

九公主先是将那个红袍官员被刺杀的事情说了一遍,而后又说许阳也被刺杀了。

当夏帝听见许阳也遭遇刺杀,顿时脸色剧变:“许阳呢?那小子没事吧。”

九公主笑吟吟道:“没事,被我救了。”

夏帝松了口气:“那就好,没伤着那孩子吧?”

九公主摇头:“没事,一点点皮外伤。”

夏帝哈哈大笑起来:“一点皮外伤,他还是扛得住的。”

夏帝对许阳展现出充分的关心,让九公主也更加好奇了:“父皇,您就真那么喜欢许阳?”

夏帝呵呵一笑:“那小子没啥心眼,挺好的。”

“不过,今日刺杀之事,必须彻查!”

根据情报显示,那名红袍官员乃是云州通判张若芝,为了检举云州贪污成风,于是不惜驾车一千多里路,狂奔京师。

途中,遭人刺杀。

等到了京城的时候,只剩下他一人了。

按理说,这群追杀的黑衣人杀了云州通判之后,也就完成任务了,可是他们为何要多此一举,冒着被曝光的风险,也要杀许阳呢?

这,毫无关联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