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玄幻 > 鸢影潇潇之我的贴身侍卫 > 第278章 蓝少主又被打了

“还以为当年你和你娘已经去了,没想到……老天有眼啊!”贺凌风喃喃道。

“子鸢本该称呼您一声贺伯伯,可是子鸢的身份特殊……在外人面前,我们还得保持距离,我还是称呼您贺庄主,还望贺伯伯见谅。”

“孩子,你放心。你的身份,贺伯伯会帮你保密。”

“多谢贺伯伯。”

“你是个好孩子,是贺伯伯对不起你母亲……”贺凌风脸上有些许难过。

姜南音当初不离开涅罗山庄,或许就不会死了。

“贺伯伯知道我娘离开涅罗山庄后发生的事吗?”

“并不知。你娘离开后,我曾派人出去打探你娘的消息,不知你娘是故意躲着我和师妹他们,还是因为被人追杀躲起来。找了你娘两年,好不容易打探到她在东离出现,当我带人赶去东离的时候,收到的是你娘已经死亡的消息。她的尸体也不知被什么人带走了。我曾想替你娘报仇,可却没有一丝线索。”贺凌风无奈。

所以他一直很愧疚,选择浪迹天涯也是在逃避这件事。

“杀我娘的是圣境云家,我娘是凤灵族姜氏最后的血脉,云家为了统治圣境,一直派人追杀我娘。不知云家是从哪里得知我还活着的消息,如今也不断派人在找我。”

“圣境云家?那你岂不是很危险?”

“贺伯伯不必担心,云家的势力在圣境,在四国未必是我的对手。如今我利用我娘留下来的一些人脉,建立了无极阁,云家想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

“而且,就算云家不来找我,我也是要找他的!我娘的仇,我必须要报!”姜子鸢狠厉道。

“你打算怎么做?有需要贺伯伯帮忙的,不必客气。”

“报仇一事,还得从长计议。我先给您解毒。”

“好。”

姜子鸢给贺凌风把脉后,又仔细查看了萧渝从叶天漫那拿回来的药丸,发现没有问题便让贺凌风吃下。

“孩子,你怎么和北冀二公子在一起?”贺凌风担心道。

“我和他的事有些复杂,一时难以说明。不过贺伯伯不用担心,二公子他不会伤害我。”

“昨晚,贺伯伯可是见到他和墨城叶大小姐在一起。”

叶天漫这人,贺凌风多少听说一些。

“我知道,叶大小姐抓您是想要圣境地图拿给二公子。”

“圣境地图一事最近不少人盯着,都想要前往圣境寻找金银珠宝。而且凤灵族人擅长机关术,对于位高权重的人来说这是个巨大的诱惑。你是凤灵族姜氏的血脉,你就不怕二公子他利用你吗?”

“贺伯伯,子鸢心里有数,而且我的身份并没有告诉二公子。”姜子鸢一直疑心,萧渝其实是知道她的身份的,但是没有点破。

或许萧渝是在等着她告诉他。

她瞒着他,她也不知到底对不对。

“那就好。贺伯伯不希望你步你娘的后尘。”

当初姜南音不肯告诉他,她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孩子,她不愿意说他也没有追问。

可如今姜南音死了,对于她的女儿,贺凌风多少还是心疼的,“你爹是?“

“他是司马拓。”姜子鸢说起司马拓时,神情漠然。

竟然是南疆王!贺凌风震惊。

可为什么姜南音当初离开司马拓?

他遇见姜南音的时候是在北冀的,那时候她刚有身孕不久。

“当年我娘离开我爹,我不知道什么情况。我没有和他相认……我娘的死,他有责任!”看到贺凌风疑惑的神情,姜子鸢出言道。

如果说司马拓爱她娘,为什么会让她娘离开?

为什么从来没有替她娘报仇?

她不信司马拓这么多年来,不知道她娘的死和云家有关。

因为忌惮云家,所以选择沉默吗?!

“不管如何,他总归是你爹。”贺凌风相信姜南音喜欢的人,必然不会差,可能只是发生了什么误会。

“我和他的关系,除了师娘以外,目前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们之间的关系以后再说吧……”

“罢了,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别让自己委屈就好。”

“不知贺伯伯听说了吗,圣境地图可能藏在阮槐先生的画作里。贺伯伯在墨城献给叶城主那幅阮槐先生的画是何处觅得?”

“孩子,不瞒你,贺伯伯其实和阮槐先生关系不错,手上还有一幅他的画作。”

“子鸢可否向贺伯伯讨要这幅画?”

“圣境地图本就是你的,不存在讨要一说。只是贺伯伯也不知到底画作里面有没有圣境地图。”

如果他知道圣境地图藏在里面,之前就不会将其中一幅画送给叶城主了。

“贺伯伯,圣境地图对我很重要,只要有一丁点消息,我就不会放弃。”

没有圣境地图,她想去往圣境很困难。

“好,我即刻回涅罗山庄,将那幅画带给你。”

“多谢贺伯伯!”姜子鸢眼眶湿润。

看见贺凌风总觉得很亲切,就像见到孟婵一样,或许他们都是跟她娘有关的人。

两人又聊了一阵子,说到孟婵的一些事。

待到午时,贺凌风恢复了武功,也联系上了他的手下,就立刻赶回北冀涅罗山庄了……

姜子鸢见萧渝也不在客栈,就和灵星出去他们的药铺看看。

北冀和东离的瘟疫一直没控制住,各国各地的药铺出售的药材虽然比以往价格高,可不影响生意大好。

圣心堂的价格是其他药铺中最低的,更是吸引了许多客户。

此低价行为却遭到其他药铺的排挤,都想联合整垮圣心堂。

前几日,就有人故意拿着霉变的药材来说是圣心堂出售的,说圣心堂价格低是因为卖霉变的药材。

还好掌柜的机灵,报官并私下给了那官员一大笔钱,那官员才站在他们这边,威逼了那闹事的人,最后闹事的人受不住严刑才老实交代,是守人所托。

知道是那几家药铺所为,掌柜的派人私底下找了天残阁的人去警告威胁,那几家药铺现在才老实了一些。

当姜子鸢巡查完药铺刚出来,便听到有人喊自己。

“姜子鸢!”

“蓝少主,你怎么在这里?”

见到蓝逸田在街上,姜子鸢是有些惊讶的。

蓝逸田一向风流,无所事事,这个时候按理应该在补觉。

“我是特意找你的。”

“找我?”

“嗯,换个地方说。”

随后两人来到一处茶楼的二楼上。

“你这是怎么了?”见到蓝逸田右眼缠着纱布,姜子鸢方才就想问来的。

“气死老子了!”蓝逸田愤怒,气得说不下去。

“怎么回事?”姜子鸢问了蓝逸田旁边的护卫碧山。

碧山看了一眼蓝逸田,见蓝逸田没有阻止的意思,才缓缓道:“昨夜血月堂堂主将天残阁在南疆的十个分部给砸了,还带人打伤了少主。”碧山说完低下头,惊恐不安。

“血月堂?你惹他们了?”

姜子鸢虽然没和血月堂打交道,可也听说如今血月堂的势力可不亚于天残阁。

“就是有人花钱,让天残阁砸了血月堂在南疆的五个据点……”蓝逸田说得越来越小。

姜子鸢翻了个白眼,合着是自己先打了人家,人家双倍报复回来了!

“那你找我做什么?”

“我想让你查查,血月堂的堂主究竟是谁!竟然敢打老子!”

“以你天残阁的能耐,你查不到吗?”

“我查到还用找你!”蓝逸田鄙视道。

“我可不是白帮忙的,一万两黄金!”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姜子鸢你掉进钱眼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