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玄幻 > 综武:我的神话造物书 > 第316章 兽皮竹杖与泥巴

“怎么样,许仙老弟,你觉得这瀚海七星珠怎么样啊,虽然此法修炼较为麻烦,若是没有天赋之辈便难以炼成。”

“但这功法若是练成,不仅进攻强悍无比,甚至就连体魄都能与这炼成的瀚海七星珠相辅相成,身体坚不可摧,同境界之中罕有敌手,此法哪怕是在地阶功法之中都算的上是上品了。”

“更别提我们凌水宗初代宗主凭借此法力战数位同境强者不见落败,这功法是实打实的强悍,许仙老弟你觉得怎么样?”

“若是看对眼的话,这功法便任你拿走修炼吧。”

冷齐看着许仙手中那本瀚海七星珠,描述起了这功法的神异之处。

其实这也并非是他有意吹嘘这功法的强悍,而是这功法的确如他所说的一般,进可攻退可守,堪称地阶功法之中的顶尖。

只是这功法虽然强悍,但却有唯一一个缺点,那便是每修炼成功一层,凝聚出一颗瀚海七星珠,那接下来的修炼便会更加困难。

曾经凌水宗不少核心弟子都曾经求取过这功法,

宗主也并非藏私,将这功法传了下去。

不过众多核心弟子在修炼之后,却纷纷言说这功法的修炼之难。

哪怕是其中最有天赋的弟子,也不过是突破到了六品,堪堪凝就了一颗瀚海七星珠便停止住了道路,难以往前。

由此可见,这功法虽然强悍,但修炼起来却是颇为困难。

不过之所以冷齐会给许仙推荐这本功法,

一方面是许仙主动看中了这功法,而另一方面便是他知道许仙的天赋极为惊人,

先前与许仙力战那火人的时候,他便发现了这件事情。

如今想来,若是以许仙的天赋,说不定这功法便是适合他的呢?

处于这般思虑的他果断给许仙推荐了这本功法。

然而,听着冷齐的话,手中看着这瀚海七星珠的许仙却是神色一滞。

老实说,正如冷齐所说的一般,这功法进可攻退可守,练成之后不但进攻威猛无比,就连身躯都会坚不可摧,

这本功法哪怕是在众多神异无比的地阶功法之中都算作顶尖的存在,任凭谁看到了,都会毫不犹豫的选它。

只不过,许仙看着手中这本品阶甚高的功法,一时间却有了些许犹豫。

不知为何,明明已经知道了这功法的厉害,可他却对这功法没什么感觉,就像是心中下意识不喜欢这功法一般。

况且,若是练成之后,恐怕日后便要拿那瀚海珠来攻击了。

他刀剑都使用习惯了,一时间让他改,他也难以更改......

思来想去之后,许仙吞咽了口唾沫,随即脸上浮现出遗憾之色,他将手中的瀚海七星珠轻轻的放回到了书堆,随即转头对着身旁的冷齐开口道:

“冷齐大哥,这瀚海七星珠的确强悍无比,只是...我却认为这功法不太适合我。”

“比起修炼体魄,驾驭着珠子攻击,我倒是更喜欢用刀剑砍来砍去,这才符合我的性子,这瀚海七星珠就算了吧,我再看一看。”

听见许仙的话,冷齐不禁脸上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要知道,这瀚海七星珠哪怕是在他们凌水宗之中都算的上是顶尖的功法。

而如今,眼前的许仙竟然面对这种顶尖的功法都能拒绝....

“既然这样,那小兄弟便继续看看吧,我只是觉得小兄弟很可惜,这本功法虽然要求天赋高,但我认为却正适合许仙小兄弟你。”

“既然你不喜欢这功法,那便看看其他吧。”

说着话,冷齐便时不时拿起一本书,给许仙推荐了起来。

许仙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说来也是奇怪,

冷齐的境界明明也没比他高多少,在幽州城里更是凌水宗外门行走的身份,明显地位不算太高。

可如今却能带着他进入这停海阁的第三层里挑选他们凌水宗的顶尖功法。

而且,看他这副模样,似乎对这第三层的功法都极为熟悉的模样....

莫非...他的身份并不只是一个凌水宗外门行走那般简单?

再结合他们进来的时候,那群弟子看他的眼神极其尊敬,看来冷齐并非他想的那般简单啊....

“许仙小兄弟,你看看这本功法如何,既然你不喜欢修炼体魄的功法,那便看看这本斩水刀法。”

冷齐此时自然不知道许仙在心中猜测着他的身份,他只是觉得许仙既然喜欢用刀剑,那便不妨给他推荐上一些相关的刀法。

因此,他在那书架上挑了一会,便从其上抽出了一本。

一如之前的模样,他伸出手指射出一道水箭。

随着水箭落到那书的封面上,原本模糊空白的封面便浮现出了文字。

不过不同的是,这本功法上却没有像是瀚海七星珠那般的大字,在这书的封面之上,只是简简单单的写了两个小字。

那字写的极为歪歪扭扭,而且又极小,若是不仔细认真的去看,恐怕都难以察觉到封面上竟然还有这字。

不过许仙此时,却是注意到了。

看到了那功法封面上写的两个字,许仙表情有些疑惑,小心翼翼的念出了那上面写着的两个字。

“刀法?”

没错,在这功法的封面之上,就是这般简简单单的写着两个大字。

刀法。

一时间,许仙都有些疑惑,

这作为功法,未免有些太过简略了吧。

好歹也是地阶功法,这书上既没有其他那些地阶功法上的缥缈灵气,更是没有磅礴大气的名字,在其的封面之上,只是用毛笔写着两个歪歪扭扭的刀法二字。

若非是这书被摆放在第三层,和一群地阶功法待在一起,许仙都会怀疑这是不是从哪个地摊上买来的书。

看着许仙脸上这疑惑的表情,冷齐得逞的一笑,

只见他指着许仙手中的那本功法,随即轻声道:

“许仙老弟,你莫要因为这本功法与其他地阶功法不同便要小瞧他。”

“这斩水刀法的来历可是极为久远了,甚至久远到在我们凌水宗建立之前。”

说着话,冷齐手中轻轻勾壑。

下一刻,自他的指尖处,一道水箭便轻轻溅射而出。

不过这次水箭却不是朝着许仙手中的功法射去,而是飘向了二者身旁的墙壁之上。

只见得那水煎嗖的一下便钻入了那墙壁之中,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没等许仙疑惑他这是在做什么之时,

霎时间,那原本平淡无奇的墙壁顿时起了变化。

只见一层淡薄的水雾不知道什么时候拢了上来,覆在墙壁之上,竟成了层水镜!

在那水镜之中,是磅礴的无以复加的灭世洪水!

“这是?!”

看着水镜之中的灭世场景,即使是许仙都不禁内心一颤。

“嘘,许仙老弟,你只管看着。”

见到许仙惊讶,冷齐示意许仙噤声,仔细去看那水镜之中的内容。

而许仙也如冷齐所说的一般,双眼看向那银白水镜。

此时此刻,在那水镜之中,恐怖的洪水席卷山川,摧毁树脉,在那恐怖的天灾面前,一切阻拦的存在都被尽数摧毁。

很快,那恐怖的洪水便席卷到了一处村庄面前。

在这天灾之下,有人试图抵抗,但还没等冲到那洪水的前方便被瞬间拍成了血雾。

一瞬间,整个村庄之中的人绝望的哀嚎四起,只等那洪水到来之际,便是他们的死期。

许仙皱着眉头看着这水镜里面的场景,

他有种感觉,这水镜画面之中的洪水不对劲,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天灾。

看着这洪水的瞬间,他甚至有种骨子之中的颤栗之感。

那洪水绝非是简简单单的水灾,

甚至他都特意注意到了,那之前冲出去想要阻止水灾的那人,身体健壮无比,身上更是泛出黑铁之色,明显是有着不低修为的武夫。

可就是这般一个体格强悍的武夫,在还没冲到那洪水之前,便被余波给拍成了血雾,足见那洪水的恐怖之程度。

“这洪水是什么来头?莫非是有人在刻意操纵吗?”

看着这洪水,许仙就莫名联想到了不久之前发生在幽州的水患之事,据说那次也是发了极大的洪水,冲的幽州不少百姓家破人亡,

若是没有周边州府的支援,恐怕此时的幽州便是饿殍满地,人尽食人的场景了......

听见许仙的话,冷齐脸色忽然一变,

但很快,他又恢复成了先前那般轻笑的模样。

“许仙老弟你误会了,这洪水并非是之前席卷幽州的那水患,而是久远到不能再久远的年代所发生的了。”

“至于这洪水嘛,的确如同许仙老弟你猜测的一般没有那么简单,你接下来便好好看着吧。”

许仙没有注意到冷齐的异常,他听到冷齐的话,随即便再次将目光投向了水镜之中。

这次,的确如同冷齐话里说的一般,

那恐怖的洪水宛如灭世的巨兽一般朝着惊恐的人群席卷而去,

恐怖的洪灾即将便要将这群惊慌失措的人纷纷撕碎。

而就在那最为关键的一刻,

一个男人站了出来。

他身材高大,穿着粗制的兽皮布衣,

他浑身上下尽是肮脏的泥水,不少泥水甚至覆到了他的脸上,将他整张脸都给涂抹了大半,使人看不清他的真容。

但尽管被泥水遮住脸颊,他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却无法被泥水所遮盖而住。

只见他站在那不算高的土坡之上,手中握着一把破烂的竹杖。

他只是站在那里,不知为何,却给了正在看着这一幕的许仙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心之感。

而在那水镜之中,原本即将要被洪水灭却而哀嚎不止的村民们在看到了那男人的瞬间,也顿时不再慌张,而是纷纷的跪倒在地上,双掌合拢,眼中满是崇拜之色的看着那男人。

他们嘴中说着什么,是向那男人说的,但水镜却传播不了声音,也因此,许仙也听不清他们到底在呼喊什么

不过尽管听不到声音,但在那水镜之中,

那男人听到身后的村民声音,嘴角却是上扬了起来。

他身材若是与其他人相比,的确算的上是高大。

但此时此刻站在那恐怖灭世洪水面前的他,却是渺小的无以复加。

那单薄的身躯在恐怖的洪水面前,彷佛下一刻就会步先前那汉子的后尘,同样的被拍成血雾。

尽管身前这洪水异常恐怖,但手持着破烂竹杖的男人此时却无半点惧怕之色。

他就那般立在土坡之上,手中的竹杖被他轻轻握在手中。

此时的竹杖在他手中,不再是竹杖,而更像是一把剑!

一把刺破天际的剑!

他气势平淡,只是将手中的竹杖微微扬起,

但不知为何,那原本汹涌无比,正朝着前方席卷而去的洪水却如同感受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一般,竟然诡异的止住了!

是的,就是止住了,汹涌的洪水,此时竟然因为那男人扬起手中的竹杖,而害怕的停滞了下来!

若非是亲眼所见,就连许仙都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一幕竟然是真的!

然而,还没等他沉浸于这一幕的震撼之中,

下一刻,那男人却是动了。

只见得那身穿兽皮衣的高大男人握着手中的竹杖,

刹那间,他身子朝着前方一倾,手中的竹杖如同挥砍一般,朝着前方的洪水猛地一劈!

轰!!!

尽管水镜没法传播那边景物的声音,但不知为何,在许仙的耳中,却涌出了这轰鸣之响。

因为在许仙的眼中,劈出了那般恐怖的一击,就应当是这般声响!

而正如许仙心中的想象一般,

在那竹杖猛地朝着前方的洪水一劈后,

霎时间,原本恐怖无比的洪水竟然....

竟然在那男人的一劈之下,顿时分作了两半!

洪水,竟然被人为的劈砍了开来?!

这是真的吗!

看着水镜之中的这一幕,哪怕是在心中做好了准备,但亲眼看着这般场景的许仙还是忍不住瞪大眼睛,难掩心中的震撼之色。

那男人轻轻的一劈之下,这无边无际又汹涌恐怖的洪水竟然就被他这般劈砍成了两半!

而且,在他的感知之中,

这男人更加恐怖的地方是.....

这一劈,他竟然没有运用任何的修为境界!

换句话说,这一击将洪水一分为二的惊世斩击.........

是在没有任何修为的情况下做到的!!!

这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一瞬间,许仙看着那水镜之中的男人,宛如看着一位仙人一般。

没错的,以毫无修为的体魄这么一劈就将洪水一分为二。

哪怕是当今的世间绝世高手都不可能做到。

他们六扇门的那几位神捕做不到,无情总捕也做不到.....

因为就算是他们想要将这洪水分开,也要拼尽全力,全然不可能像是眼前这高大男人这般没有动用任何境界便如此简单的做到。

这男人到底是何种境界?

二品巅峰?

不,不可能,二品巅峰在他面前恐怕连一招都撑不过。

那...传闻之中无人达到的一品呢?

如果是一品的话,会不会是这样的呢?

许仙吞咽着唾沫,难掩心中的震惊,看着水镜之中轻描淡写分开洪水的高大男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吓到了吧,我第一次看到这景象也被震撼的不轻,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不过你继续看吧,还没有完呢。”

冷齐注意到了许仙震惊的面色,安慰道。

许仙这副模样,比起他第一次看到时还要好上不少。

当时的他看到了这水镜之中有着这般恐怖的人物,一时间都有些怀疑人生,缓了好久,这才恢复了过来。

而就如同冷齐的话语所说的一般,

在一击劈开洪水,将这恐怖洪水一分为二后,那男人的行动还未停止。

此时,在他身后的那些村民们正群情激奋的大声高喊着,似乎是在感恩这男人的行径。

而听到话语的高大男人回过头朝着这些村民笑了笑,

随即,他提起了手中的竹杖,

下一刻,他整个身子便消失在了原地。

没等村民们有些反应,

在许仙的眼中,那男人便猛的扎入了那洪水之中。

一瞬间,在水镜之中,洪水内恐怖的场景便浮现在了许仙的眼前。

只见到这高大男人钻入洪水后,眉头便瞬间皱了起来。

在这洪水之中,竟然飘荡着不知道多少死相凄惨的人和兽的尸体,

有些甚至身子都被剧烈的水流给撕裂成数截,此时正在水中胡乱的漂着。

注意到了这一幕的高大男人眼中带着些许恨意。

他随手朝着身前的水流一挥。

下一刻,眼前的水流便被他这一击给冲的尽数溃散,连带着那些漂浮在洪水之中的尸体都被送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高大男人面色郑重的在水中站起了身子。

而此时,冷齐的话语也突兀的落了下来。

“许仙兄弟,接下来你要仔细看,那男人的出招,你若是第一次记下来是最好的。”

虽然不知道冷齐这话语是什么意思,但许仙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仔细的盯着水镜之中高大男人的一举一动。

就在许仙的眼中,那高大男人再次握紧了手中的竹杖。

先前一直观察这男人的许仙立即明白,冷齐的提醒不是胡乱提醒的,看来是这男人又要再次出招了..........

而就在许仙的注视之中,那高大男人昂起头颅,

此时正身处在洪水之中的他身躯不受半点影响,任凭周围的海浪是如何迅疾,他身体都纹丝不动。

他眼中带着一抹杀意,手中的竹杖轻轻扬起。

注意到他手上的变化,许仙便知道这男人即将要再次出剑了。

不过,他的敌人会是谁呢?

这洪水?

这未免也太荒谬了,就算他一剑能将这洪水彻底劈斩的四分五裂,可也没有太大作用啊。

就在许仙一脸疑惑,不知道这高大男人要做些什么的时候。

这高大男人终于动了,

只见得他脚步轻轻点在地上,

此时身处在水中的他却如履平地,

手中的竹杖抬起,朝着前方轻轻一刺。

霎时间,明明只是平平无奇的一刺,

可水中却忽然席卷出一股恐怖至极的龙卷。

这海水龙卷此时正围绕在高大男人的竹杖之旁。

他的竹杖往前刺去,此时不像是竹杖,倒真正像是一把锐利的长剑!

这长剑随着高大男人的意识,带着周边因它搅动而起的龙卷风浪,朝着前方汹涌刺去。

此时的许仙虽然不知道这高大男人的对手是谁,他又缘何要朝着对面刺去。

但此时,这高大男人朴实无华的一刺却让他眸光顿时一凝,

这....

这是!?

一瞬间,许仙便在那一刺之中感觉到了什么,双眼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水镜,整个人一动也不动,就宛如失神一般。

而此时许仙虽然因为高大男人的那一刺而神色呆滞,

但水镜之中的景物还在继续推演。

只见得卷动风云的竹杖朝着深水之中猛地刺去,

刹那间,整个洪水都颤了起来。

就在洪水颤抖的瞬间,漆黑的液体忽然间染黑了水,

那水实在是太黑了,甚至就连此时投放着画面的水镜都受到了污染,一瞬间变黑了起来,让人看不清里面的事物。

然而,这黑屏没过多久,便恢复了正常。

只不过等到水镜恢复正常之时,先前恐怖无比,席卷天下,彷佛要毁灭一切的洪水却是散尽了。

而在水镜的画面之中,那高大男人此时正端坐在一个巨大的东西上面。

初看上去,或以为是山坡。

可若是仔细去看,便发现那东西哪里是什么土石山坡,而是一颗头!

一颗巨大无比,狰狞而恐怖的蛇头!

此时此刻,那蛇头尽管再怎么恐怖,但眼中尽是一片死气。

高大男人端坐在那蛇头之上,手中的竹杖早已不见。

在蛇头的眼睛处,一截断裂的竹杖正深深的插入它的眼球之中,

而在蛇头的下方,无数黑色的血液正朝着四方缓缓流淌。

见到那已经死了的蛇头,村庄中的村民们纷纷跪拜在地,双眼之中满是崇拜和敬仰。

他们纷纷朝着那高大男人呼喊着什么。

而对此,那高大男人只是朝着他们笑着摆了摆手。

看着水镜之中的画面,冷齐面色复杂的喃喃自语道。

“果然啊,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震撼,上古时代真是强者辈出,此人若是在如今的年代,恐怕他称第二,世上便无人敢称自己为第一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