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现代言情 > 黄昏分界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孟家大公子

“糟糕!”

“是孟家在骗人,这天命,早已不在上京了,我们被骗了二十年!”

自门道里的人看来,胡麻提锏击落,便打碎了官州府君金身,打醒了饿鬼,却不知晓,如今最恐怖的,反而是一批被从梦里打醒了的人。

随着那官州府君一声惨叫,金身破碎,天下之间,诸般世家,门道异人,大鬼妖祟,都在这一锏击落之时,仿佛噩梦之中醒来一般,猛得打了一个哆嗦,神魂深处竟是生出了森冷的颤栗感。

他们纷纷抬头,看向了官州的方向,感觉到了那里的变化,第一时间都是害怕,而紧跟着,便是惊恐而愤怒:

“先皇帝被扒了皮,但这天下,仍是以夷为名,都知道都姓皇族血脉不存,新皇帝也必然会出现,但天下人还是只当这二十年里,气运归于都姓之身。”

“可谁他妈能想到,这竟是一场骗局!”

“镇祟府二十年前,便已隐云,如今重现天下,第一件事便是打了上京命下府神,这……这代表着,二十年前,镇祟府便已不受皇权所限了……”

“难怪天下十姓,镇压各处草头王,难道,只是担心,会有人提前夺了天命?”

“……”

“……”

“这一锏的能耐,怎么……怎么如此的霸道,不讲道理?”

随着胡麻打出这一锏,城内城外,甚至这个世间无数的神神鬼鬼都被吓到,最为恐慌又不解的,便是胡家诸人,他们失声叫道:“新皇帝还没选出来,那天下气运便仍在旧皇一脉……”

“但他,他怎么可以无视皇命?”

“……”

胡麻知道原因,却知道这关键到了镇祟府的一些深层秘密,不可能渲诸于口,也不会向他们解释,因此他们只有不解。

“这很简单啊……”

但也在他们的惶恐声中,却听到了身边,有一个淡淡叹惜着的声音响起,他们猛得回头,便看到了一位穿着青衣的年轻贵公子,他表情也似笑非笑,低声叹着:

“这代表着,你们青元胡家,对镇祟府的认识,完全的错了,错的离谱……”

“只是,何止是你们错了……”

“……”

他抬起头来时,才能看到他眼底涌动着的无端愤恨,咬牙切齿:“我们孟家也认错了……”

“是国师!”

“他,他骗了我们所有人!”

缓缓说着,竟仿佛表情都变得有些扭曲,甚至是恐惧:“难怪镇祟府要被藏起来二十年,难怪领了先皇遗命的国师也躲了起来……”

“难怪他们这一支胡姓,放着偌大富贵不受,宁愿冒着血脉断尽,神魂磨灭之苦,也要硬接这镇祟锏……”

“此等利器,却失了皇命挟制,谁知道会带来什么后果?”

见到这人出现之时,那正处于惊疑之中的胡家三位族叔,本来稍稍安心,如今骤然听了他的话,却是脸色更为惊疑,颤颤的道:“孟家世侄,你所说的,这是……这是……”

“呼……”

那年轻公子,居然久久不言,沉默了好一会,才仿佛将这脸上的愤恨与扭曲都一点一点的消化了,脸上再度露出了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然后才轻轻叹了一声。

向那胡家二爷道:“世叔放心,我是奉了长辈之命过来的,说话也算数,此番计较,虽是我等输了,但却非我等之罪。”

“若说输,我们也不是输给了他,而是从一开始便输了。”

“不过,既是输了,孟家答应的事情,却也不好办,只是你们也不必担心,我会向他求情,不会让他做的如此过分的,好歹教你们安稳的回去……”

“……”

“过分?”

听见他的话,那胡家三位族叔,甚至表情都有些失控,脸上闪过了一抹嫉愤:‘此事耗得如此之多心血,你轻飘飘一句话,便揭过去了?’

‘我们才是姓胡的人,倒要你姓孟的过来求情?’

一时间心里又是压抑,又是急躁,但这接二连三,受的冲击实在太大,又说不得什么。

而那身穿青衣的年轻公子,却在丢下了这番话后,便已提起袍角,缓步登上了明州城的城墙,居高临下,看着城外一片狼藉混乱的战阵,叹了一声,轻轻拍了一下手。

“镇祟府,镇祟锏,果然都是沉甸甸的啊……”

如今的明州城外,天色已亮,饿鬼返生,厮杀也已停止,但场间的断肢残臂,血水成河,仍是给人一种本能惊悚之感。

所有人都只看向了将那一锏打落,天地变色的贵人,嗓子里不知堵了多少话想说,却又不敢说。

而在众人注视之中,胡麻也同样正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镇祟击金锏,感受着那沉甸甸的重量,一时,竟仿佛都没有了再次将它提起的勇气。

此锏,绝非胡家一族之物,其上因果,也绝非仅仅只是走鬼本家所能担的,自己身为转生者,本就被上一代转生者遗留的难题压着,如今,倒仿佛又压了一个大的。

但这,或许也不是坏事?

正想着,明州城的方向,又忽然有凄厉的吹打声响了起来,两排白色的幡子,并列出了城来,幡子下面,皆是瘦长怪影,一个个看不清楚它的模样。

而在幡子中间,却无轿辇,只是走着一个身穿青衣,背着两只手的年轻人,面带微笑,似缓实急,来到了众人面前。

无论是那些苏醒的饿鬼,还是正列阵于旁的保粮军,都感觉到了一种诡异的阴冷感,鬼魂妖祟,往往都趁了夜色害人,但这白色幡子下,竟是白天都有种让人惊悚的阴冷之意。

“世兄,有礼了……”

而在众人心里同时颤抖,不知又要发生何事之时,却见那幡子之间的青衣年轻公子,却是到了那位执锏贵人身前,十丈之地,忽地停步。

满面堆笑,远远的拱起了手,深揖一礼,道:“时隔二十年,镇祟府重现于世,胡家世兄风采过人,胆魄过人,孟家后进孟思量,来为世兄贺。”

他因着脸色惨白,似乎平日里极少见着日头,便也显得年轻一些,但眉宇气质,却皆能看得出来,已年近三十,如今面对着胡麻,居然也是一口一个世兄,甚为亲近。

只是,他客气他的,旁边人倒有不少,听见他自报家门,又称这贵人为世兄,心里便咯噔一声:

“这他娘的,不会是那个孟家吧?”

“平日里这等高高在上的本家之人,一个也见不着,我等何德何能,一天见了俩?”

“……”

“……”

“终于舍得出来了……”

而见着这青衣公子现身,胡麻心里,也略略一定,早就知道孟家人在这件事情背后,只是不知他们何时出现,甚至会不会出现,如今心里反而踏实了。

他也看着这位孟家大公子,看得非常仔细,可与自己被法坛遮住了面目,无法被人看清楚一般,他同样也有怪异之处,第一眼看去,似乎看清了他的模样,但一转眼,却又忘了。

想来十姓本家,皆有提防,尤其是这等公然露面的情况下,都不会轻易被人看清楚模样,以免会有某些害人的法门。

于是迎着对方那温煦和善的脸,胡麻也忽然展露了笑颜,同样也向了对方,热情友好的点了下头,道:“孟家世兄,久违大名,有礼了。”

“我向来不出老阴山,但也没少听见孟家人的动静,正想着有空了要去孟家拜会,却没想先在这里见着了,不知你这等身份,却被什么风吹到了这里?”

“……”

“好说,好说。”

那孟家大公子,似乎也有些诧异于胡麻的客气,笑容更亲近了些,道:“只是奉了家里大人的命,四处走走,看看这民间疾苦罢了。”

“想我孟家人,向来心怀天下,所行之处,诛邪安祟。”

“如今恰是到了明州,居然见到阴阳失序,精怪害人,鬼神无主,不奉拘令,活人冤死,在所多有,本该出手干予,却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胡家世兄。”

“见刚才世兄出手,一锏打杀官州府君,威风凛凛,好生佩服,可心里却有些不解,早先你颁七杀之令,坏尽了规矩……”

他顿了顿,抬头看向了胡麻,笑道:“却不担心冥冥之中自有鬼神瞧见,早晚找上门来?”

胡麻提起了手里的镇祟击金锏,对面的孟家大公子顿时脸色微变。

然后便听胡麻笑道:“阴司罪孽?”

“我倒也一直信这个,所以不肯做亏心事,如今倒真有些盼着,不知这些鬼神,何时来找我算账?”

“……”

那位孟家大公子,勉强笑了笑,道:“常人皆有三魂,罪孽因果皆记在身,咽气之时,便入阴府称量善恶,一饮一啄,皆逃脱不掉……”

“如此极好。”

胡麻笑着,将手里的镇祟击金锏握住,道:“正想请世兄来帮我见证一番。”

那孟家大公子见他反应不对,沉声道:“见证什么?”

胡麻向他笑了笑,手里的镇祟击金锏,缓缓放开,锏尖落地,大地顿时轰鸣一颤,就连那孟家大公子身后的幡子,也忽然一阵阵颤动,幡下一只只瘦长的影子,竟站立不稳。

而胡麻则是大袖一振,身周迷迷蒙蒙,隐约仿佛在高堂之上,冷声道:“帮我见证,看看这所谓天地鬼神,敢不敢定我的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