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武侠 > 仙父 > 朝歌第七章 《兄弟》

姬考钻入了车架内,表情多少有些不太自然。

两兄弟进入朝歌城后,后续交流就减少了很多,姬考在诸侯质子们生活的区域读书学习,只有最初那一两年见过几面。

后来还发生了一件比较尴尬之事。

帝乙去世,诸侯质子代各家诸侯出席祭奠大典。

姬考在半日内,连续得到了四次通知,一次让去、一次不让去,一次又让去,一次又不可去。

最后还是李平安想起了这点细节,自己控制着姬旦找东皇太一说了说,才让姬考最后代表西伯侯府出现在了大典之上。

东皇太一当时还在循规蹈矩做纣王,他是想直接捧姬旦,而不是去捧一个注定会成为政治斗争牺牲品的姬考。

那次之后,姬考就不再来寻姬旦。

李平安平时也忙,此前压力无比巨大,自是不会多关心姬家兄弟情这般小事。

现在诸多事处理完了,姬旦再见姬考,李平安也不由多了几分唏嘘。

姬考入朝歌城几年,已是变老成了许多,此刻笑容也带了些许伪面,那双目光主动避开了姬旦的眼神。

“老四,你为何会被大王突然送回家中?”

李平安沉吟几声,缓声道:“大王的心思难以揣摩,可能是我有些过界,与各位大臣走得太近了吧。”

“莫要伤心,”姬考顿时来了精神,“朝歌城风云变幻,这段时间也发生了一些我们都看不懂的变故,传闻中,似乎是有异兆。”

“异兆?”

李平安倒是来了兴致,温声问:

“不知是哪般异兆?”

姬考目光微微闪烁,立刻道:“此间只是一些传闻罢了,不值一提,大王年富力强,大商国运昌隆。”

李平安含笑点头,温声道:“大哥是不是在朝歌城中,听到了一些关于我的不好传闻?”

“并未……”

姬考看向一旁,本是不想开口,又有些欲言又止,随之却道:

“确实是有一些的。

“他们说,大王能登临王位,轻松胜过大王子,是因……因你在背后全盘掌舵,与诸大臣联合,早早说服王叔比干,让王室支持大王。

“这事,是真的吗?”

“是,”李平安大大方方承认,“这有什么问题吗?我一直在大王身侧,为大王跑跑腿罢了。”

姬考略微叹息:“既然如此,嫡长子的位置给你坐就是了,大不了我劝二弟三弟效仿两位叔祖,逃去外邦建新城,把西伯侯之位让给你……”

“大哥说什么胡话。”

李平安心底暗叹。

终究还是绕不开这点事。

随着姬考年纪增长,以及在朝歌城质子营的环境中耳濡目染,已是有些变了。

这也正常。

李平安笑道:“我此次离开朝歌城,就是回去安安心心做个西伯侯府的四子,此间也发生了一些事,事关大王机密,我不敢乱说,大哥放心就是,定不会因我为西伯侯府招灾,若我成西伯侯,大王如何心安?”

姬考怔了下,随后面露恍然。

他整个人精神了许多,凑近问:“你与大王出现了分歧?”

“也不算分歧,”李平安笑道,“而是我突然发现,自己如果继续在朝歌城中走下去,必会重演当年祖父的惨剧……功高震主,主必杀之,我与诸大臣只是熟识,现如今回返朝歌城,也是为了保命以及保全族人性命,仅此罢了。”

姬考不由得肃然起敬:“老四你年岁不大,眼界见识却远在为兄之上。”

“大哥继续在朝歌城中吧,”李平安叹道,“大王登临王位之后,性情怕是会逐渐变化,大哥还需谨慎小心,莫要忤逆王令,西伯侯府本就已是树大招风。”

姬考问:“老四你觉得,可有其他办法,让大王相信我们?”

“有,自废军事,自毁雄关,西岐百姓化作流民,大王则不与我们为难。”

李平安摇了摇头:

“大哥还请记住,稍后大王迎娶东伯侯之女,兄长需提前准备礼物,无论花多少代价,都要让大王欣喜。

“还有,大哥莫要在王宫女子面前抚琴。”

姬考不解:“这是为何?”

“大哥你外相过于英俊,翩翩君子,抚琴时极易令女子心动。”

李平安轻轻挑眉:

“你也不想,大王的枕边人夜晚睡梦中呼唤姬考之名吧?”

姬考面色有些苍白,连忙点头答应。

李平安又叮嘱了姬考几句,命女侍卫拿来了几包金银珠宝。

姬考连连推辞,李平安却说他在朝歌城中能用上,让姬考拿了去。

临别之前,李平安还特意叮嘱道:

“稍后你切记,切记,在朝歌城中不要提我之名,别人问起,你就以先王去世时的抬棺之事,言说与我不合之意。

“不然大王必会对你生隙。

“还有,若有机会,就练一练驾马车的本领。”

“为何要驾马车?”

“若能为王驾车,西伯侯府可得十年安稳。”

姬考不由肃然起敬。

他下了马车,带着自己的侍卫和仆从站在路边,远远注视着姬旦的车架在一群异兽铁骑的护持下消失在漫天风沙之中,随后轻声叹息,远远地行了一礼。

一旁的仆从小声嘀咕:“大公子,您给四公子行礼,这……不合适吧?”

“我以小人之心揣度四弟,四弟却以君子待我,着实惭愧啊。”

姬考轻轻叹息,眺望着西面的天空。

蓝天清澈,白云涓涓。

他目中多是思索,而后转身走去了一旁等候的车架,带着姬家的希望,回返了那宏伟的朝歌城。

姬考入城后不久,朝歌出现异象。

两道金色流星自王宫处冲天而起,消失于九天之上。

众生无法听闻的那悠扬钟声,李平安自是听闻了。

东皇太一与止初的魂魄,离开了这个棋局。

他略微思量。

有东皇太一性格模版影响,却没有东皇太一原本记忆,这么一个帝辛子受,到底会走向何处?

他心底还真没底。

不过,现在重要的,是去安排东皇太一正式转世之事,后土和巫族那边,还是要他亲自露面才行。

车架中,姬旦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躺在了柔软的兽皮中。

他迷糊地道:“我找找感觉,看能不能跟神仙们再喝茶聊天,伱们不要随意喊醒我啊。”

女侍卫们齐齐打起精神,低头行了个礼,在旁注视着四公子入睡。

……

心神离了姬旦,李平安直接凝出了一具化身,赶去地府之中。

混沌钟已带着东皇太一和止初在酆都城附近等候。

地府的天空低矮阴沉,各处都能见飘荡的魂魄以及押送魂魄的地府鬼差,黄泉路曲折蜿蜒,忘川河缓流不息。

他们三个等在了飘荡着一群孤魂野鬼的树林旁。

东皇太一已非当年残魂,魂魄强度接近聚神境炼气士,正常转世已没有任何问题。

一见到李平安,钟灵就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东皇太一与九尾狐止初的一缕元神同时行礼,但东皇太一的嗓音带着几分敷衍和不以为然,止初的嗓音却满是尊敬。

“拜见天帝陛下。”

李平安笑道:“现在他们都是喊我道主,因为我已合道。”

东皇太一笑骂:“怎么,还非要我摆起你义兄的架子?”

“按照这边来算的话,那我必须是你的义兄才对。”

李平安话语中带着几分无力感:

“走吧,我送你转世,以后你就好好做人、好好修行,争取在我方开辟新世界的伟大征程上,发挥出一份光和热。”

“这个,”东皇太一笑道,“我之前没告诉你吗?”

dengbidmxn

shuyueepzwqqwxwxsguan

xdw23zw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