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其他 > 倾世医妃:王爷今天又诈尸了 > 第95章 陷害

易临墨看着那碗黑乎乎的药膳陷入沉思,他把药膳递给了身后的阿九。

“尝尝,王妃亲手做的。”

阿九嘴角抽抽,自家主子吭起人来明目张胆。

林染不放心,回到厨房自家尝了尝药膳,刚刚吃进去她就吐了出来,这是什么东西,易临墨居然还说不错。

林染觉得一定是易临墨故意安慰自家才没有说药膳难吃。

从今天开始,林染像是着了魔一般,整日留在灶房里练习药膳。

为了做出好吃的药膳,林染拉着府里的小厮和丫鬟统统试吃。

府里的下人苦不堪言,现在一见到林染就躲着走,生怕被她当做小白鼠去试药善。

夜里,林染舒展了一下腰,准备端着新做的药膳给易临墨尝尝,忽然听到暗处有人在议论自己。

林染带着好奇走进几步,就听到几个丫鬟聚在一起倒苦水。

“你说王妃,长得那么好看的一个人,又懂医术,为什么做的药膳那么难吃呢?”

听到丫鬟的吐槽,林染的脸色变得难看了几分。

“谁说不是呢,还非得让我们吃,真的好苦,吃的我都想吐了,真不知道王爷天天是怎么咽下去的。”

林染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心里有些失落,没想

到自己做的药膳这么难以下咽。

林染一回身撞到了易临墨的怀里,看到是易临墨,林染立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最近府里的人因为她受苦了,林染不想因为这么点小事在和下人秋后算账。

“阿染,你别听她们胡说,我就觉得你做的药膳还不错。”

林染知道这是易临墨安危自己的话,可心里依旧觉得温暖。

“阿染,如果你的药膳可以变成甜的,恐怕府里的人就不会觉得难吃了。”

“甜的?”

林染脑海里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她想到了前世药店里的那些糖丸,或许药膳可以变成糖丸也不错。

林染心里欢喜,她总算是找到了可以医治易临墨的法子。

林染次日一大早就去了济世堂,独自一个人待在药房里不出来。

经过几日的研究,林染总算是研制出了一款老少皆宜的糖丸。

李济看着自己面前的糖丸,心里忍不住震惊。

“掌柜的,您这是做的药?”

林染点点头,嘴角弯起,“你可别小看这一颗小小的糖丸,里面可融合了不少的珍贵药材。”

“我还是第一次见药可以这样吃。”

林染也不吝啬给李济讲了糖丸的原理,李济听的心里称奇。

很快糖丸就在济世堂开始售卖。

济世堂的糖丸很快就被抢购一空,皇城的药铺听说济世堂的药丸可以代替平日里的苦汤药,都想模仿赚钱。

让林染没想到的是,别的药铺模仿就算了,还给吃出了人命。

一大早,李济就急急忙忙的来到王府。

林染看着一脑门冷汗的李济,心里疑惑了起来。

“出了什么事情?”

“掌柜的不好了,糖丸吃死了人,我们被告了,您还是去看看吧,济世堂门都被人堵了。”

林染脸色不好,跟着李济去了济世堂。

知府大人已经来了,看到林染恭敬的行礼一礼。

“王妃,您做的糖丸吃死了人,这件事恐怕有点麻烦,还请您移步府衙。”

林染面色冰冷看着地上的尸体,“他吃的是什么样子的糖丸?可以给我看看吗?”

死者的家属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眼泪顺着脸颊落下,眼神凶狠瞪着林染。

“都是因为你,我男人才死的,要不是你弄出的什么糖丸可以治百病,我男人也不用借银子买糖丸吃死自己。”

女人抱着尸体哭的撕心裂肺。

林染脸色不好,为了查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她还是耐着性子给死者家属解释。

你想让你男人死的不明不白吗?”

女人被林染问的愣住了,立马摇了摇头。

“那就好,我先看看他的尸体,你从圆盘里挑出来他吃的是那种糖丸。”

林染为了自证清白,让李济把皇城售卖的糖丸都买了一遍。

女人红着眼眶,点头答应。

林染发现尸体是中毒身亡的,根本吃的就不是她的糖丸。

女子拿起一颗粉红色的糖丸递给林染。

“她吃的就是这种。”

林染拿出自己做的糖丸,找了皇城有威望的郎中帮忙分析俩个糖丸的中药成分。

最后发现男子吃的糖丸里有一种很少见的毒草。

林染把证据摆在知府面前,可以证明她是无罪的。

知府刚准备命人抓卖糖丸的人,易临墨的出现打断了。

知府一看是易临墨来了,立马恭敬行礼。

为了避嫌,易临墨并没有多说什么。

“刘知府,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你要严查,到底是什么人丧尽天良害人。”

“还有那些模仿济世堂的糖丸都要严查,只要发现对人身体有伤害的药材,就不许售卖。”

刘知府恭敬领命。

次日,林染和易临墨准备亲自见见卖假药的人,没想到还没到牢里,阿大就走了

过来。

“主子,不好了,出事了。”

易临墨脸色铁青,一脸不悦看着阿大。

“怎么回事?”

“主子,刚刚有人来禀报,说那个卖假药的人在牢里死了。”

易临墨和林染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阴谋。

二人来到牢房,卖假药的尸体已经被放在了一块木板上。

牢头恭敬行礼,带着林染和易临墨去看尸体。

“牢头,那个人是怎么死的?”

牢头心里有些担忧被牵连,脸色惨白,“是自杀,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断气了。”

自杀?

林染心里有些疑惑,看着尸体脖子上的勒痕,林染一脸疑惑。

易临墨常年和尸体打交道,只是看了一眼,他就觉得不对劲。

出了牢房,易临墨面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阿染,你可有什么发现?”

林染思索一番,还是说出来心里的疑惑。

“我觉得他不像是自尽,倒是像他杀,你看他脖子上明显有俩道勒痕,一道深一道浅。”

“他应该是死了之后被人吊起来的。”

易临墨嘴角弯起,一脸赞赏看着林染。

“聪明,而且你不觉得牢头也很奇怪吗?自从见了我们就很紧张,生怕我们看出什么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