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其他 > 倾世医妃:王爷今天又诈尸了 > 第50章 卷款携逃被抓

“说什么傻话,藏好!”

楚潇然把林染安顿好,立马杀了出去,没多久,皇城的帮手赶来,把杀手尽数拿下。

皇宫里,皇上坐在龙椅上不怒自威。

“宸王妃,究竟是什么人想要你的命?还有,你这深更半夜准备去哪儿?”

林染脸色不好,“启禀皇上,臣妾听说王爷陵墓被盗,心急如焚所以想连夜去查看一番。”

“至于想杀我的人,皇上只要用刑审问那些杀手,一定会有答案的。”

皇上心里对林染的话半信半疑。

“来人!审出来了吗?究竟是什么人指派的?”

皇上得贴身太监恭敬行了一礼。

“启禀皇上,是易乘舟。”

“易家二爷?”

皇上笑了一声,眼神落在林染的身上,笑意不达眼底,让林染心底发寒。

“传,朕倒要看看,易家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易乘舟虽然是皇城的世家贵族,可依靠的是宸王府。

眼下皇上召见,易乘舟还是第一次,吓得战战兢兢跟着小太监进了宫。

“草民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易乘舟,你为什么派人刺杀宸王妃?”

易乘舟脸色难看,手心里都是冷汗,上面坐着的是九五至尊,一个不注意就可能电脑袋。

“启禀陛下,宸王妃心思不纯,卷了宸王府的钱财深夜逃跑,草民也是为了自己侄子着想,虽然临墨死了,可易家还有人在。”

林染听到易乘舟的指控脸色铁青,冷笑一声。

“易乘舟,你别把我想得和你一样肮脏!”

“林染,你深更半夜跑路,难道不是卷款携逃?因为临墨的坟墓被挖,你担心皇上牵累你。”

林染脸色不好,她确实是这么想的,可是打死也不能承认,否则她说不好被安个什么罪名。

林染脸色不好,强装镇定,“我说了,我是准备深夜去查陵墓的事情。”

“哗啦!”

易乘舟毫不留情,把林染的包袱抖了一地,眼神嘲讽看着林染。

“查个陵墓需要拿这么多银子?你别告诉我要重修陵墓,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林染手指攥紧,正在想对策,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宸王妃,你可知罪?”

林染跪在地上,浑身僵硬,她并没有卷款携逃,那些银子都是她辛苦赚得。

“皇上,请您名查,臣妇真的没有欺瞒陛下。”

“喔,是吗?来人!给朕拉下去打!”

“住手!”

易临墨一身莽纹袍走了进来。

普天之下,除了先皇的子嗣,也只有一个人可以穿,就是

易临墨。

大殿上所有人都愣住了,易乘舟不敢置信指着易临墨。

“你,你是人是鬼?”

易临墨眼神不悦看着易乘舟,冷笑一声。

“二叔难道不认识本王了?”

“你,你居然没死?”

看着易乘舟惊慌失措的样子,易临墨眼神冷的厉害。

“让二叔失望了!”

“宸王,究竟是怎么回事?”

皇上脸色不好,明显对易临墨不满了。

“陛下,臣在战场上确实被人算计差点丢了性命,还身中剧毒。”

“那你……”

皇上意有所指看着易临墨。

“臣发现有人出卖军机,敌军先一步埋伏了我军,臣诈死将计就计,查清了奸细!”

“把人带上来!”

易临墨一声令下,阿大押着一个人走了上来。

“末将参见皇上!”

“起来吧。”

皇上脸色铁青,看着下面的副将。

“陛下,这是副将和易乘舟私通的信件,他们里应外合,出卖了军机,才害的我军损失惨重。”

“呈上来!”

皇上得贴身太监恭敬的拿了上来,检查后确实没问题才交给了皇上。

“嘭!”

皇上龙颜大怒,一掌拍在案几上,眼神恨不得杀了二人。

易乘舟被下破了胆,“扑通”跪在地上。

“皇上,一定是易临墨污蔑草民,草民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出卖陛下啊。”

易临墨看他不死心,嗤笑一声,“是吗。”

“陛下,二叔为了找到虎符,和敌国勾结,挖了臣的假坟。”

一桩桩一件件都指向易乘舟,皇上得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来人,拿下易乘舟,事情查清楚严惩不贷!”

“是!”

禁卫军统领恭敬领命,拖着如同一摊烂泥般的易乘舟离开。

易乘舟忽然爬了起来,想扑向易临墨。

易乘舟眼神凶狠,双目赤红,“易临墨,我死了你也不会好过,你的毒解药只有我有!”

易临墨看着一副癫狂的易乘舟,不为所动。

易临墨的淡定让易乘舟的心沉了下去,“你怎么不说话?你难道不想解毒?”

禁卫军押着易乘舟,他反抗了几下没能动弹半分,眼神里充满恨意质问道。

“怕是要让二叔失望了,本王的毒早就解了。”

“解了?不可能,那是稀有的混毒,就算是御医都束手无措!”

易临墨像是看傻子一般看着易乘舟,真不知道谁给他的自信。

看着易临墨嘲讽的眼神,易乘舟忽然想到一个人。

易乘舟一脸恨意挣扎着,他指着林染,心有不甘努问道

,“他的毒是你解的?”

林染几次落在易乘舟手上都变得死了,自然不会让他好过。

“你猜对了,总算聪明了一次。”

“贱人!我要杀了你!”

易乘舟疯了一般扑向林染,被易临墨一脚踹了出去。

“嘭!”

“噗!”

易乘舟口吐鲜血,心里不甘心,就差一步,他就得到宸王府的一切了,都是林染这个贱人,要不是她救了易临墨,一切就成了定居。

易乘舟纵有万般不甘,还是被禁卫军拖着离开了大殿。

林染眼神躲闪,不敢看易临墨的脸。

“既然事情查清楚,宸王没事也算是可喜可贺。”

皇上心里不舒服,本来可以收回军权,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王妃,下次没有本王的允许,不许私自出府!”

林染身子一僵,完了,这是要秋后算账了。

林染一脸尴尬看着易临墨,“臣妾这不是怕陵墓出事,去看看嘛。”

易临墨趁皇上在跟前,敲打林染。

“你既然嫁进宸王府,就得以本王为尊,不管你是什么理由,都必须知会本王一声。”

“还有,不许和陌生男子脸面,别忘了你得身份!”

林染气的牙根痒痒,“呸,以你为尊,休想!狗男人,迟早和你和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