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其他 > 倾世医妃:王爷今天又诈尸了 > 第37章 以毒还毒

“王爷!”

阿大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僵持。

“说。”

“人处理了,我们在柴房找到了昏迷的晚夏,说是被人打晕的。”

林染脸色不好,“人怎么样,没事吧?”

“王妃放心,人已经回您的院子了。”

林染懒得和易临墨计较,离开灵堂,回了自己愿意。

易临墨眸色冰冷,看着阿大,“盯着她,别让她坏了我的事!”

“是!”

阿大恭敬的退下。

次日,王府热闹了。

一大早,林染就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了。

林染脸色铁青,打开门,看了眼晚夏。

“出了啥事?吵啥呢一大早?”

“主子,听前院的丫鬟说,易苒苒来了。”

“易苒苒?易乘舟的女儿?”

晚夏点点头,“是。”

“走去看看,她闹什么幺蛾子。”

前院,易苒苒要去后院找林染,被丫鬟们拦住了。

“易小姐,王妃还没起来,您还是回去吧。”

“啪!”

“狗奴才!分不清谁才是主子?让林染滚出来!”

被打的丫鬟眼眶通红,不敢多嘴,捂着脸站在一边。

“怎么回事?一大早大吵大闹,成何体统?”

林染一脸不悦走了过来,眼神落在被打的丫鬟身上。

“奴婢见过王妃,易小姐硬要见您,奴婢说您还没起床,她就给了奴婢一巴掌。”

易苒苒眼神不满看着林染,一副傲娇的模样,“打你都是轻的,一个奴婢,敢违抗主子的命令。”

“啪!”

林染二话不说,直接给了易苒苒一巴掌。

“谁是主子?”

“本王妃才是王府的主子,你算什么,见了我不行礼还敢言语无状!”

易苒苒被林染一巴掌打懵了,眼眶发红,眼神里的恨意压不住。

“你个人尽可夫的贱人,我堂哥才死没多久,你就耐不住寂寞偷人,还好意思骂我,看我今天不撕了你!”

说着,易苒苒朝着林染就冲了过来。

晚夏护主心切,拦住了易苒苒。

“易小姐,注意您的身份,这里是王府!”

易苒苒被晚夏推的踉跄倒退了几步。

“你敢推我?好哇,你们主仆二人敢欺负我,我和你们没完!”

易苒苒瞪了眼身边的随从,“你们都是死的?看我被欺负还不动手?”

林染有些头疼,觉得易苒苒就是个泼妇,真不知道易乘舟怎么教育的。

“阿大!将人丢出去,往后没有我的命令不许阿猫阿狗进王府!”

“是!”

“林染!你这个贱人,我和你

拼了!”

易苒苒觉得自己今天好丢人,朝着林染扑了过来。

“啪!”

又是一巴掌,易苒苒眼眶里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了。

“呜呜呜!你打我,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贱人,我要去告御状!”

林染冷笑一声,在易苒苒的身上下了点药粉。

“去啊,不去我看不起你,用不用我安排马车,看看皇上是向着你,还是向着宸王府。”

“你!”

易苒苒眼睛红肿,一脸不甘心,气的转身跑了出去。

“呜呜呜……”

林染嘴角抽抽,这个易苒苒,就是个纸老虎。

“王妃,您打了易苒苒,易乘舟会不会上门找您算账?”

“来啊,本王妃怕他不成。”

林染一脸不屑,转身回了院子洗漱用膳。

另一边,易苒苒哭着回了易家。

易乘舟脸色不好,眼神不悦吼一声,“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爹!林染仗着是王妃,她居然打我。”

“嘭!”

“这个林染好大的胆子,居然打你。”

“老爷,您一定要替苒苒做主,您看这脸,都肿成什么样子了。”

易夫人脸色铁青,心疼得摸了摸易苒苒的脸。

“平白无故,她当做什么?”

易乘舟看了一眼易苒

苒,眼神冷了下来。

“我去了王府,本来是好心看望她,结果府里的丫鬟不让我进去,还羞辱我们易家,说我们家就是倚仗王府的狗。”

“爹,女儿实在气不过,才教训了那个丫鬟,林染不分青红皂白,过来就给了女儿一巴掌。”

“呜呜呜……”

“爹爹,您要替我做主!”

易苒苒哭的越来越厉害了,易夫人心疼的不行。

“老爷,您不会是怕了那个贱人吧,您要是不去,我去。”

易夫人气的脸色通红,抬腿就准备找林染兴师问罪。

“站住,你就这么去了,人家不承认你能咋办,林染再不济那也是王妃,你是想送上门挨打?”

易夫人脸色铁青,看了看易苒苒。

“那怎么办?这口气我是咽不下去。”

易乘舟眼神淬了毒一般,手指收紧,“放心,我不会让她好过。”

“啊呦,我肚子好疼!”

易苒苒脸色发白,捂着肚子疼得直冒冷汗。

“苒苒!”

易苒苒推开易夫人,朝着茅房就跑了过去。

易夫人脸色不好,肚子也开始叫了起来。

易乘舟也脸色不好,俩人都捂着肚子跑了出去。

宸王府,阿大急匆匆走了进来。

“王妃,易苒苒回府,连

带易乘舟和他夫人,一起都开始拉肚子。”

林染嘴角勾起,眼底都是笑意。

“易乘舟,这不过去利息罢了,好戏还在后面。”

灵堂,阿大把易乘舟府上的事情禀报易临墨。

易临墨嘴角弯起,他就知道,那丫头不会轻易放过易乘舟。

“盯着她,只要不影响正事,其他的由她。”

“是。”

阿大有些意外,主子好像变了,他刚刚好像看到主子笑了。

阿大觉得有些不真实,他跟着易临墨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笑。

几日后,易临墨出殡,王府撤了白布,恢复了往日的安静。

一大早,晚夏急匆匆走了进来,敲了敲林染的房门。

“主子,丞相府来信了。”

林染打开门,揉了揉眼睛。

“丞相府一大早来信,出了什么事情?”

晚夏脸色不好,支支吾吾看着林染。

“相爷说夫人身体不好,请您回府一趟!”

林染接过信,看到上面内容,脸色沉了下来。

“收拾一下,随我回去一趟。”

“是。”

晚夏立马给林染梳妆打扮,拿着药箱坐马车去了丞相府。

林染刚刚进门,就被林昭拦了下来。

“哟,这不是宸王妃?这是什么风把你吹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