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其他 > 倾世医妃:王爷今天又诈尸了 > 第25章 调戏暗卫

“疼,我不敢了,求您饶我一次!”

伙计疼得死去活来,不断求饶,哪儿还有刚刚嚣张的样子。

其实就算暗卫不出手,林染也不会让他好过,跳梁小丑罢了。

忽然,林染觉得身边的暗卫不同,她嘴角弯起。

男人被她灼热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然。

男人一脸嫌弃丢出伙计,眼神冰冷。

“滚!”

伙计哪儿见过这气势,吓得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易临墨扫了一眼周围的病患,声音里夹着一丝寒意。

“救治是情分,不治是本分,如果再有人闹事,我不介意让他爬着离开!”

众人被易临墨威胁的话吓得瑟瑟发抖,他们相信,眼前的男人绝对有这个实力,一时间济世堂门前变得安静了下来。

林染拉着身边的暗卫进了济世堂,她仔细端详眼前的男人,心里有些微妙的感觉。

刚刚他是来给自己解围的吗?

林染越想脸上的笑容越大了起来。

“你叫什么?别怕,我不会告诉你主子的。”

易临墨脸色铁青,他不知道林染要做什么,又怕暴露身份,只能易容改装。

“阿九!”

林染笑容更甚,趁易临墨没注意,居然大胆摸了摸男人的脸。

一股触电般的感觉让易临墨有些不自在。

“手感真好,比府里那个人强多了。”

易临墨的脸黑的如同锅底,他声音夹着一丝怒意。

“王妃别忘了您的身份,被王爷知道了,我们都得死!”

林染立马笑了,挽着易临墨的胳膊,眼神赞赏。

“怕啥,他已经死了,我虽然贵为王妃,可是我不嫌弃你。”

“要不你我双宿双飞?”

易临墨心里怒意翻涌,好一个林染,居然背着自己勾三搭四就算了。

连他的手下都不放过,做的真好。

易临墨手指攥紧,手背上的青筋凸起,眼神冷的怕人。

林染感觉房间里气氛快速下降,冷的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王妃自重,王爷对我恩重如山,我不能背叛他!”

林染心里冷笑,这个臭男人真能演。

“别怕,他一个将死之人,还能把我们怎么样,只要我们离开城里,做一对自由自在的夫妻,不比你做他的手下强多了?”

易临墨感觉他快炸了,再继续下去,他会忍不住想掐死眼前的女人。

林染还想说啥,被李济打断了。

看着二人亲昵的样子,李济脸色尴尬。

“东家,不好了,刚刚有个人排队忽

然晕倒了,情况危急,您还是去看看吧!”

林染听到有人病了,收了戏弄的心思,立马去大堂。

易临墨也跟着走了出来。

林染看着临时床上的病患,脸色沉重,把了把脉,从自己的荷包里拿出一粒黑乎乎的药丸塞进患者嘴里。

林染拿出银针,快速扒了病人的上袍,看得易临墨额头青筋直跳。

几针下去,原本进气多出气少的病人,呼吸变得平稳了不少。

林染轻轻的捻动银针,面色严肃。

易临墨一时间被她认真救人的样子看得有些痴迷。

易临墨还是第一次见林染治病救人的样子。

原来她不跳脱的时候,还挺像个大家闺秀。

过了一刻钟,人总算是醒了,一脸疑惑看着周围的人。

“我这是怎么了?”

林染面色如常,拔了他身上的银针,“你因为心肌炎突然晕倒了,不过我给你服了药。”

“多谢,林郎中!”

周围的人看林染眼神恭敬了不少,刚刚情况那么危急,如果不是林染出手,恐怕那个男子只能死了。

百姓们用力拍着手,雷鸣一般的掌声在济世堂里响起。

“好了,安静,病人需要静养,你们求医的排队,我会尽最大努力

让你们减轻痛苦。”

百姓心里感激林染,都乖乖出去排队,济世堂变得安静了不少。

易临墨眼神赞赏,对林染的医术认可,觉得她可以替他解毒。

“掌柜的,后院来了个人,说是易乘舟,让您去见他一面。”

林染脸色不好,自己开医馆知道的人并不多,没想到易乘舟还是知道了。

林染拉着易临墨一起去了后院。

易乘舟脸色不大好,本以为林染走投无路只能倚仗自己,没想到她居然开了个医馆。

后院,易乘舟看着林染。

“王府不是穷困潦倒了,开医馆的银子是哪儿来的?”

忽然易乘舟眼神冰冷看着林染,“难道是王妃演的苦情戏?”

林染知道,今天没有个合理的解释,易乘舟不会善罢甘休。

“二叔,您误会了。”

“哦,此话怎讲?”

易乘舟喝了一口茶水,等着林染解释。

“这开医馆的银子是我的陪嫁,和王府没有关系。”

易临墨站在林染身后,像是一尊大佛,气势强硬,压的易乘舟原本想继续质问的话有些说不出口。

易乘舟脸色不好,他堂堂宸王二叔,居然被个暗卫压迫的开不了口。

“王妃不要误会,临墨刚刚

没了,王府本就处在风口浪尖,如果被有心人添油加醋,到时候,王妃怕是百口莫辩。”

林染点点头,眼下还不是翻脸的时候。

“二叔说的有理,是我心急了,看王府日渐衰败,王爷尸骨未寒,我这个王妃怎么能坐视不管。”

林染装的可怜,眼眶发红,易乘舟才消散了一丝疑惑。

易乘舟想独揽宸王府的大权,对林染只能装作关心,不敢彻底撕破脸皮。

“你到底是女眷,往后还得注意分寸,别因小失大,辱没了宸王府的名声,让我们易家丢人。”

“二叔放心。”

林染的话还没有说完,易临墨就打断了。

“二爷管好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就是,王妃所作所为自有她的原因,宸王府是王妃说了算,还轮不到二爷指手画脚!”

易乘舟被一个侍卫训斥,脸上挂不住,眼神不悦却不敢和易临墨对视。

那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像是地狱来的修罗,浑身杀意波动。

林染拉住易临墨。

“二叔,手下人不懂规矩,您别在意,不过他说的也没错,我身为王府当家主母,自然不能等着王府落败。”

易乘舟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好!倒是我多管闲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