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其他 > 倾世医妃:王爷今天又诈尸了 > 第22章 移花接木

易临墨眉头微挑,放下手中的书卷,暗卫实趣儿退下,替二人关了门。

“王妃嚷嚷这么大声是怕其他人不知道本王还活着?”

林染被易临墨冰冷的样子吓了一跳,身子忍不住后退一步。

“不是,王爷,当初我们说好的,允许我开医馆赚钱,更何况您也参与了,不能出尔反尔。”

易临墨端坐在椅子上,气质矜贵,一言不发。

突然起身朝着林染走了过来,吓得林染又退了几步,后背抵在了门上退无可退。

“王爷!”

易临墨居高临下看着林染,眸色暗了几分,“可我没让王妃出去勾三搭四!”

“你,易临墨!”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易临墨还没开口,门外响起敲门的动静,“王爷不好了,新来的管家出事了。”

林染打开门脸色发白,“出了什么事儿?”

“刚刚下面的人来报,说孙有为昏迷不醒,怕是……”

林染深知孙有为身份敏感,如果死在宸王府,那她就是八张嘴也说不清了。

“走,去看看。”

林染率先离开了灵堂,朝着以前管家居住的院子走了过去。

管家院子里聚集了不少的下人,看到林染来了立马让出一条

路。

晚夏迎了上来,“主子人昏厥了不省人事,怕是不太好,要不您还是请郎中吧!”

“别急,我先瞧瞧再说。”

林染给孙有为把了把脉,翻看了一下眼皮,脸色沉了下来。

“晚夏,拿银针来,是中毒!”

“中毒?”

晚夏递上银针,一脸担忧站在林染的身边,想劝说又怕惹林染不快,急得小脸都红了。

林染快狠准,一针扎下,接连几针也相继扎了下去。

原本脸色不好的孙有为面色变得好看了不少。

“王妃,易乘舟和孙有为的娘子来了,说有事找孙有为。”

小厮不敢看林染阴沉的脸,声音低的可怕。

林染不是不明世事的小丫头,自然知道来者不善。

她收拾好银针,看孙有为没什么大问题,才看了眼院里的下人。

“都散了吧,留一个照顾孙管家的,其余的各司其职。”

“是!”

很快拥挤的院子变得清净了不少。

会客厅,易乘舟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的珠子,看到林染来了,面色有些不满。

“王妃的架子越来越大了,让我这个长辈等了快一个时辰!”

“二叔,实在是府中事务繁多,怠慢了。”

“来人

,上茶!”

林染的话音落下,就被易乘舟不耐烦打断了。

“不必了,王妃,让孙有为出来一下,他娘子找他有急事!”

林染深知藏不住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二叔,孙管家身体不适,今日怕是没办法出来见你们了。”

“嘭!”

“你这是什么意思?”

“奥,我知道了,不会因为孙有为是我的人,所以你就容不下吧?”

孙有为娘子一听孙有为病了,立马变得哭哭啼啼起来。

“王妃,我男人也是听命行事,望王妃开恩,让我见他一面,求求您了!”

孙有为娘子跪在地上,眼眶通红,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拼命的落下。

不知情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林染不知道怎么欺负孙有为夫妻二人。

林染面色严肃,示意晚夏拉起孙有为娘子。

“孙管家中毒了,我刚来的时候已经替他扎了针,眼下人还没醒,如果二位不放心,不如一起去他的院子瞧瞧。”

“中毒?”

“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

孙有为娘子声音沙哑,哭的更厉害了起来,一刻都等不得。

“娘娘,我男人好歹也是老爷手下的得力干将,如果死在了宸王府,

您必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

刚还哭哭啼啼的妇人,立马变得疾言厉色起来。

林染冷笑一声,她就知道,都是这群人玩的把戏。

否则,孙有为怎么就突然中毒了,虽然毒性很强,却不至于要了人命。

这是故意不想她宸王府好过,觉得她这个王妃软弱可欺?

周管家的院子里。

易乘舟和孙有为的娘子都来了,房间里一时有些拥挤。

林染不急不躁,拿出银针,那会因为事发突然,林染并没有救醒孙有为。

很快,在林染的救治下,孙有为转醒了。

孙有为才睁眼,就听到一道冰冷的质问声响起。

“孙管家,你该当何罪?为了不看府里的账本,居然给已经下毒,害的本王妃跟着你担惊受怕!”

孙有为唇色发白,脸色更是难看,想张嘴解释,可嗓子疼得厉害,只能眼睁睁听着林染训斥。

“王妃,您怎么能这么说,有为怎么可能不想看账本,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有为你说是不是?”

孙有为张大嘴巴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急得他手舞足蹈,可谁都看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王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易乘舟脸色铁青,孙有为

是他塞进王府的,变成今天这样,就算是孙有为有错,他都不能认,免得落人口实。

“二叔,本来,您送人来王府,我十分感激,可是你也看到了,孙有为不堪重用,居然为了躲避责任差点害人害己。”

“知道的说他偷懒不想看账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本王妃度量小,容不下二叔的亲信。”

易乘舟脸色黑如锅底,气的用手指着林染,眼神凶狠。

“难道不是吗?人我送进来还是活蹦乱跳的,在王府不过待了几日罢了,就变得要死不活!”

林染被易乘舟兴师问罪,依旧淡然自若,没有一丝躲闪和心慌。

“二叔,您是有身份的人,应该清楚,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如果我真的容不下他,那日直接婉拒不是更好?”

“用得着这么费力不讨好?改惹得二叔不快?”

“二叔也算是聪明人,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

易乘舟气的脸色铁青,声音冰冷刺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我的错了?”

“二叔,都是自己家人,您别动怒,免得气坏了身体,你看孙有为已经这样了,管家怕是做不成了,要不您先带他回去?”

“宸王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