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700TXT > 其他 > 倾世医妃:王爷今天又诈尸了 > 第6章 索要侍卫

易临墨嘴角抽动,对上林染认真神情,久久未动。

林染微微蹙眉催促:“快点。”

这女人,怎的这般不知羞耻!

易临墨有些气恼,他们名义上虽是夫妻,却并未行过夫妻之礼,而她竟堂而皇之要求脱衣服!还一件不留!

“只是解毒,脱什么衣服。”

话语强硬,却透露着些许尴尬。

瞧他手抓着衣服一副生怕人抢了他衣服的模样,林染瞬间明白了,嘴角上扬。

“王爷,正是因为解毒,所以才要脱衣服啊。”

林染挑眉。

这戏谑行为落在易临墨眼中却多了一抹厌恶,抓着衣服的手依旧不愿松开。

“本王说了,不脱!你身为女子,怎这般恬不知耻,竟让一个男人脱光衣物!”

面对易临墨的训斥,林染全然不在乎。

“王爷莫不是害羞了?怎么说我也是王爷明媒正娶的王妃,你我本就是夫妻,又何必害羞呢?再说了,这屋内也就你我二人,再无旁人,又怕什么?莫不是怕我占了王爷便宜?堂堂一个大男人何必像个小姑娘扭扭捏捏。”

林染神情凛然盯着易临墨,倒也叫他有些不自在,目光不由躲闪。

“咳,本王只是觉得解毒而

已,不必脱衣物。”

让他当着一个女子面脱衣服,怎么想怎么不自在,耳根子更是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记忆中威严的王爷,如今倒也有如此有趣的一面,倒是叫林染心中好一顿笑。

“可王爷你不脱衣服,这针如何扎的下去,这若是扎错了位置,到底是王爷的错还是我的错?”

易临墨觉得有理,可始终过不了心里的坎。

只听林染继续道:“王爷,我是医者,在我的眼中只有病人,没有男女之分,何况我一个女子又能占你什么便宜?”

语气轻快,不以为意的态度倒让易临墨有些羞愧。

对上她认真的神情,易临墨也下了决定终于动了,衣物当着林染面随着动作缓缓褪下。

望着逐渐露在眼前的躯体,那完美的肌肉,优美的线条,谁能想到易临墨不仅长得帅气,还有这么好的身材,更是有八块腹肌,令人眼馋。

无意识吞咽口水,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更是想要上前摸上两把。

“可以开始了吗?”

易临墨轻咳一声,唤醒沉醉的林染,尤其是对上她那贪婪地目光,顿时觉得不自在,老实坐下等林染施针。

“好的好的。”

林染忙回

过神,暗恼自己的失态,却还是走到易临墨身边,执起银针。

不得不说,这身材是真的好啊,尤其是这么近距离的观赏,不愧是上阵打仗的男人,这锻炼的就是好。

手更是不自觉轻轻抚摸着结实有力的肱二头肌。

清凉的指尖滑过肌肤,带来异样之感,易临墨身体不由紧绷,剑眉紧蹙,这才发觉林染迟迟未下针。

“你在做什么?还不快些施针!”

一声呵斥让林染心一颤,吓得收回了手,知道自己又失态了,忙找个理由敷衍:“别催,我在思考,找穴位呢。”

心里却不断告诫,自己是大夫,要治病救人,怎能贪恋美色,误人误己。

神情严肃起来,手中银针快准稳扎入身体,尾部带着轻微颤动。

这时,林染才注意到易临墨身上伤痕遍布,新伤旧伤皆有,触目惊心,不由得心疼。

这些年究竟是受了多受苦,遭了多少罪,才会令其伤痕累累。

许是因为这些原因,才造就他如今这般冷酷无情吧。

心中虽是感慨,可手中的动作未停。

过了许久,林染这才拔下那些银针,逐一收好。

“好了?”

“你身上的毒已久,繁多复杂,解

毒不是那么容易的,还需好好调理,你放心,我会尽心尽力。”

林染边收拾东西边回答,想到什么,顿了一下抬头看向正慢条斯理穿着衣服的易临墨:“解毒的时间比较长,所需要的药材也是繁多珍贵,这药材你得自己出。”

“库房里有各种珍贵药草,你自己看需要什么便拿什么。”

总归是为自己解毒,他自是不能小气。

一听有各种珍惜药草,林染的眼眸瞬间亮了,到时候她也可以乘机捞点油水。

只是这个库房……

想到什么,林染笑意愈浓,朝着易临墨不由得靠近几分。

“王爷,我们商量个事呗。”

“说。”声音淡漠。

林染不在意,继续道:“王爷,想来你白日时也瞧见了,虽说我是王妃,是王府中的女主子,但这府中的人可不听我的,我很是苦恼啊,这万一日后在为王爷解毒的过程中府中下人不听话,不愿意给药草,或者其他的事情,我可不好办啊。”

眼眸中的狡黠如何能逃脱他的眼,便已知她有主意:“那你想如何?”

“要求也不多,不如王爷给我个侍卫,凡事听我的便好,日后有个什么事情他也好帮我不是?

“阿大。”

易临墨瞥了一眼林染,清冷之声响起。

在林染的注视下,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房间中,朝着易临墨恭敬行礼:“王爷。”

“这是我的贴身侍卫,日后他跟着你,你若是有什么需要都可吩咐他。”

阿大在易临墨的示意下朝着林染行了一礼。

“行了,从现在开始你就跟着我吧。”

林染到没想到易临墨竟这么大方,就连贴身侍卫都愿意相让,心中不由得开心。

这贴身侍卫的实力那肯定是没话说,这日后看谁还敢欺负她,万一有个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

见易临墨还在盯着自己,林染调整好情绪道:“王爷,今日解毒就到这里了,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您早点休息,我就先撤了。”

说罢,不等易临墨开口,林染便一溜烟出了门。

她可不想继续在那里呆着了,不说面对冰山一般的易临墨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就是大晚上面对一个棺材也觉得瘆得慌,真不知晚上易临墨是怎么敢睡在棺材里的。

望着林染离去的背影,易临墨眼眸深邃。

将阿大给林染也是为了监视她,以防她借着解毒的名义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